作家库 >> 新闻   

文学家的魔性文字,你学废了吗?

编辑:admin 阅读:29 次更新:2021-04-27 举报

  文如其人,字如其人。作家的文学世界总是与他们的创作风格密不可分。犀利鲁迅的“吃人”社会,豪仗金庸的武侠世界,细腻琼瑶的爱情世界等等。

  琼瑶以爱情著称的作品,道尽了当年少女少男们的情思。回头看去,当时的人物语言是如此之精辟。-01-

  琼式: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

  书桓:对,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

  依萍:那你就不无情!?不残酷!?不无理取闹!?

  书桓:我哪里无情!?哪里残酷!?哪里无理取闹!?

  依萍:你哪里不无情!?哪里不残酷!?哪里不无理取闹!?

  ……小印差点以为这台词是佟掌柜的首创,算是“温故而知新”了!

  除了如此 “富足”的情感流露,“物质观”简直不要更大胆。

  《还珠格格》:小燕子的“吃饭论”

  人都是要吃饭,早上要吃饭,中午要吃饭,晚上也要吃饭。饿了要吃饭,不饿也可以吃饭。春天要吃饭,夏天也要吃饭,秋天要吃饭,动态也要吃饭。男人要吃饭,女人也要吃饭。小孩要吃饭,老人也要吃饭。猫要吃饭,狗要吃饭,猪也要吃饭……以上影视对于80后90后的朋友们来说,应该并不陌生了。琼瑶爱情剧火遍大江南北的时候,正是上世纪末本世纪初,那时《还珠格格》,《情深深雨蒙蒙》,《又见一帘幽梦》等相继上映。

  为何当时如此流行“谜一样”的排比句?

  当时改革开放三十年还不到,在“解放思想”的年代,“爱情至上”成为当时的情感导向,鼓励男女双方冲破传统封建残余的牢笼,追求自由恋爱。

  类似喊口号、简单粗暴的台词抓住人们心理,引起人们的共鸣,在社会上火速流行。不仅仅是电视剧,回顾当时风靡一时的流行音乐,也可窥之一二。

  《你到底爱谁》《一万个理由》《老鼠爱大米》《两只蝴蝶》……彼时的流行乐坛之王非庞龙、郑源、刀郎等人莫属。

  情啊,爱啊,越浅显、越通俗、越朗朗上口越受欢迎。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变化,人们的追求和品味也发生改变。

  这样的电视剧放到今天,如果没有当年演员们的表演功底,八九不离十会成为大众“口水剧”之一,这样的音乐如今已然成为“广场舞伴奏曲”。-02-

  古龙:骗稿费的“注水之王”?大家先来品品这段对话,《天涯明月刀》:

  黄昏,街边,小卖部。

  人,男人,两个男人,一老一少,隔着柜台伫立着。

  “是你?”

  “是我。”

  “你来了。”

  “我来了。”

  “你不该来。”

  “我已经来了。”

  “你毕竟还是来了。”

  “我毕竟还是来了。”

  ……

  “你来干什么?”老者最终打破沉默。

  “打酱油。”干脆利落,一字一顿,没有半点迟疑。

  看古龙老先生的小说,真有小印自己小时候写流水账日记内味了……

  事实也确实如此,古龙老先生就是为了凑稿费。古龙是嗜酒如命的人,他常常在裤兜没钱的时候,压上自己暂时想到的作品名称给掌柜,忽悠对方给他酒喝。拿到酒的他为了应付催“债”人,经常在作品中“水”文字,充字数。

  据说古龙的稿费是按照稿纸的行数来计算的,一行一共二十五个字,不管写不写得满都用二十五个字计酬。

  最后就“水”成我们以上看到的“酱油体”。但这种“骗稿费”的行径却有呈现出别样精简的力道感,尤其对于锋锐犀利、面容冷峻的西门吹雪来说,尤其适合。

  “你来干什么?”

  “我来杀人。”

  “杀什么人?”

  “杀该杀的人。”

  “什么人该杀?”

  “你该杀!”-03-

  刘震云:中国最“绕”的作家?

  看刘震云的小说,你似乎一会儿就能被他弄晕了。

  比如《我不是潘金莲》的主线剧情就是一场极为“绕”的上访道路。

  为了证明之前的离婚是假的,更证明自己不是“潘金莲”,女主角最终走上告状之路。

  从镇里告到县里,从市里告到北京,“不但没把假的说成假的,还把法院庭长、院长、县长乃至市长一举拖下马”。

  《一句顶一万句》里,也能从一件事绕出几件事,能从一个人绕出几个人。不止小说剧情绕,刘震云说话写字也绕。比如《一地鸡毛》里:

  能帮忙先说不能帮忙,好办先说不好办,这才会成熟。不帮忙不好办最后帮忙办成了,人家才感激你。

  一开始就满口答应,如果中间出了岔子没办成,本来答应人家,最后没办成,反倒落人家埋怨。

  但在旁人看来,这种“绕”,则是有城府、会说话、高情商。

  马未都曾说刘震云天生是捧人的一把好手,捧人的技术炉火纯青。

  冯小刚在杨澜的访谈中对刘震云的评价——对一个电影首先会用力夸赞,如果追问下去,他才会绕着弯子说是剧作家的问题,是演员的问题,如果再追问下去,他才会对导演的那部分问题道出一二。而小说中的“绕”,则又有特别的意味。

  虽然“绕”,但却又十分简洁。第一次读觉得一头雾水,但仔细思考却又能够拎得出十分清晰的细节。

  读刘震云的小说就像不断展开一幅画卷,这绕来绕去的实际上能够“让人物表现人物,让人物衬托人物”,于是整个画面都更为自然、生活,小说中的一切都更为真实了。-04-

  芥川龙之介:“天秤座”般的迷之悬念

  近代日本文坛,芥川一定是那个经常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文学家。在文章开头,他喜欢和读者玩儿捉迷藏。

  读了一遍,仿佛没读,他好像说了啥,却又好像啥也没说?

  “不管哪个朝代……是何方人士,姓甚名谁。偏巧那名儿竟没能流传下来……看来终究是史书作者,对凡人凡事,没甚兴趣使然。”

  “年代的记载不尽相同……是谁把烟草带来的呢?……是葡萄牙人或者西班牙人,其实未必尽然。”

  结尾更甚:

  “答案之一:酒虫是刘大成之福……第二,酒虫是刘大成之病……第三,酒虫既非刘大成之病,亦非其福。”

  “方下巴好像是久米,又好像不是久米,至今还不清楚。”

  怀疑芥川先生是天秤座,小印已经看到了文字里的纠结感。实际上,芥川龙之介形成这种独特的文风与其写作方式有很大关系。

  芥川是日本“理智派”思潮的代表人物,这一流派的人认为在文学作品之中理智比感情更为重要。这与当时白桦派与唯美派情感溢出的风格相区别开来。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芥川龙之介这种冷静又克制的风格。

  用客观、展现多方说法的笔触对待社会,或许能够减少自己的个人情绪,以一种更为包容的态度对待各种各样的说法。


中国作家库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