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库 >> 新闻   

当下文学还能写什么

编辑:admin 阅读:42 次更新:2021-04-21 举报

  其实我觉得我这个话题没啥意义,因为我觉得“证明文学还有很多可以写的东西”需要用作品来证明,而不是我在这里“讲大道理”。

  当下文坛中的当红作家的作品,我看得不多,文学圈子里知名一些的作家的作品,我只是稍微涉猎,当我看了一个作家的作品后,失望多过希望。

  首先我不是个纯粹的文青,我觉得除非一个人有迫不得已的写作理由,或者是因为家庭条件太好愿意展现一下才华的话,写作不是一个必须做的事情。因为当前社会,写作尤其是严肃文学写作,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所谓纯粹的文青,就是闲着无聊的时候,看见秋天落下叶子感伤一下,失恋了痛苦一下。暗恋谁的时候写点暗恋的诗歌。其实谁都有过这种时候,只是有的人一生就是这样的状态,有的人不是。

  不是纯粹的文青的人,就觉得写作不是一个必须要做的事情——除非迫不得已。其实什么能赚钱就干什么。

  有人说双雪涛承袭村上春树的风格——所以他又被称为小村上。村上春树的作品,我没看过几本,就是十几年前我看过《挪威的森林》,内容全忘了。去年或前年刚看了《海边的卡夫卡》。

  除去东北下岗潮这种苦难题材,双雪涛的其他作品,其实就有村上的风格,那是一种小资的风格,没事儿的时候思考一下宇宙,思考一下人生哲学,在小说里玩点隐喻——“隐喻”这东西看起来高大上。

  所以我觉得,只看一个作家的苦难文学作品,会误导某些人。因为“苦难文学”容易有情感上的煽动性——当然不是所有的,我只是说“容易”。所以大众一看到苦难文学,管你写得如何,一律被评价为“经典”。

  除了双雪涛,就是笛安。以前我经常听说郭敬明和笛安如何如何,开始我还以为他们是“一伙儿”的,都是写那种青春伤感文学,都在郭敬明的刊物上发表作品呢。后来一调查才知道作家笛安的处女作还发表在殿堂级杂志《收获》上。

  然后我拜读了笛安的一篇中篇小说(也可能是短篇小说),《花城》刊登的《我认识过一个比我善良的人》,而且我看到她的这篇小说还多次上榜去年的都市小说优秀作品行列。其实我读了这篇作品后,没啥感觉,就是一股子小资伤感味道——虽然也有当下“苦难”。——这个在以前的文章里都提及过。

  曹寇的《在县城》写的多是远离都市的县城男女情感,也有都市情感。多是关于“不道德男女的情感”,文笔相当好,故事有厚度,情感细腻,结构完整。

  孙频的作品我还没看过,不过我从别人那里看过一些评论,好像也是关于“痛”的。

  我想说的是,其实我觉得现在的作家,在写作上,有一种故意挖掘“痛苦”的意思。你要是不写点底层痛苦,不写点qj,不写点正治(谐音)隐喻,还不能称之为优秀作品。于是我们的小资作家,奋不顾身地投入到了写痛苦题材上去了,觉得只有“痛苦”才能成就经典作品。

  写痛苦没什么不对,关键很多痛苦太过表面化,有一种故意的嫌疑。放到生活中来说——用人话来说,我们现在的作品,是在比谁活得惨。

  表面不痛苦的人,就一定不痛苦吗?不是所有的痛苦,都像急性病一样——比如肚子疼,头疼,让人一看,你就很痛。

  慢性病呢,就像人的心理疾病,属于看不见的。看不见的病如何用写作表达出来呢?当然不是采用太宰治的那种直接方式。

  所以,我们的文学,还有很多题材可挖。


中国作家库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