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库 >> 小说   

长篇小说《同仇敌忾》二十九

作者:苑丁 阅读:45 次更新:2024-07-10 举报

 这次偷袭小鬼子的杨柳镇的军火库非常顺利,不仅摧毁了军火库,而且还收获了许多枪支弹药,特别是那两挺重机枪和两台小钢炮,非常引人注意,令人喜爱。人们都激动万分,因为以后他们也能够用重机枪和小岗坡打豺狼杀鬼子了。

 这次偷袭小鬼子的军火库,也可以说是大获全胜,当然他们也得庆贺一下了。他们大摆筵席,喝酒吃肉,好不开心。特别是时刻坚他们那一桌,尤其引人注目。时刻坚的右边坐着杨秋菊,左边坐着陈冬梅两位姑娘。这两位亭亭玉立的姑娘在时刻坚的左右,像他的贴身保镖一样,处处关心爱护时刻坚大哥。有人要陪时刻坚喝酒,两位姑娘生怕他喝多喝高了,她们不是代饮,就是拒绝不让时大哥饮酒。

 有人调侃说:“你们两位姑娘莫非是时大哥的贴身护卫吧?”

 两位姑娘都说:“你们要是这样想也可以,这么优秀的时大哥,谁能不护着他?”

 杨新鹏激动地说:“我们打豺狼杀鬼子,能够取得如此大的胜利,跟时刻坚巧妙布局是分不开的。”

 严辰虎肯定说:“我们打鬼子所以能取得如此大的胜利,时刻坚功不可没!”

 杨秋菊站起来说:“等小鬼子赶跑了,抗日战争取得胜利了,时刻坚一定是一位著名的军事家。”

 陈冬梅竖起大拇指说:“何止是一个著名的军事家?他也是一个响当当的抗日英雄!”

 大家一致热烈鼓掌,表示赞同两位姑娘说的。严辰虎评价说;“抗日小分队的八个人,除了杨新鹏十七岁,其他人都是十六岁,他们八人还都是少年,就做出了如此大的贡献,实在是了不起啊!”

 严夫人张翠花心情非常激动地说:“有句话说‘自古英雄出少年’,这在他们八人身上得到了验证。”

 有人说:“英雄遭时事嘛。”

 严辰虎纠正说:“应该说是时事造英雄。”

 有人说:“也有像熊思财和王山豹这样的汉奸、走狗、奴才、特务一样的民族败类!”

 严夫人张翠花说:“那都是个别。”

 时刻坚告诉大家,侦缉队的队长熊思财,已经被小鬼子的村穆斯林少佐一怒之下杀了,落得可耻的下场。

 “那个汉奸特务王山豹,也不会有好下场,我一定亲手杀了他!”严辰虎转脸对两位姑娘说,“你们两位姑娘一定要保护好军事家,大英雄啊!”

 其实这还用严辰虎说吗?两位姑娘早就看上了时刻坚大哥了。

 男女在一起时日长了,难免会产生情爱,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两位姑娘都暗暗地恋爱着时刻坚大哥,虽然男孩子还没有感觉,但两位姑娘的言行举止都已经透露了这方面的信息。两位姑娘杨秋菊和陈冬梅两人也是心照不宣,都知道对方爱恋着时刻坚大哥,两人就是不明说。后来她们想,这样盖着盒子摇总不是个事。这在别人看来,她们两姐妹就是情敌,这可不是个事,闹起来可不得了,要让人笑话的。她们两人从小就在一起,是感情笃深的两姐妹,现在又是亲密战友,闹僵了就会影响感情,影响抗日打豺狼杀鬼子了,这是万万不能够的。于是他们两姐妹开始协商谈判了。

 杨秋菊说:“冬梅妹妹啊,我看你爱上时刻坚大哥了。”

 陈冬梅也说:“你不也爱恋上时刻坚大哥了吗?”

 杨秋菊“噗呲”一声笑着说:“我们两人是好姐妹,亲密战友,不能成为情敌啊!”

 陈冬梅无可奈何地说:“那怎么办呢?”

 杨秋菊说:“我们商量商量呗。”

 “这样吧。”陈冬梅说。

 “怎么样啊?”杨秋菊迫不及待地说。

 陈冬梅笑着说:“我们问问时刻坚大哥,我们两人他喜欢哪个就是哪个。”

 杨秋菊说:“我们怎么开得了口呢?”

 陈冬梅非常肯定地说:“我豁出去了,就这么办!”

 晚饭后,他们两人跟时刻坚大哥说:“时大哥,我们找你有事。”

 时刻坚说:“有事你们现在就说吧!”

 陈冬梅神神秘秘地说:“这是秘密,不能让人知道。”

 时刻坚说:“既然是秘密的事,那我就跟你们走一趟。”

 杨秋菊和陈冬梅两位姑娘把时刻坚大哥带到一颗大树下,欲言又止,扭扭捏捏,吞吞吐吐,半会儿不说话。

 时刻坚笑着说:“你们两人说有秘密事要跟我说,把我哄骗来了,又不说,这是搞的什么名堂哟?”

 陈冬梅终于开口了,她说:“时大哥,我们两姐妹,你喜欢谁呀?”

 陈冬梅的这一问,问的时刻坚莫名其妙,这该怎么回答呢?思考了一会儿,笑着说:“当然,我两个都喜欢啰。”

 陈冬梅捂着脸说:“我是说,我们两人你娶哪一个。”

 “啊?”时刻坚惊叫起来说,“你们两人开什么玩笑啊?”

 杨秋菊真诚地说:“我们是真心实意。”

 时刻坚非常明白地说:“现在不谈这事。”

 陈冬梅问道:“为什么?”

 时刻坚说:“现在兵荒马乱的,我们要打豺狼,杀鬼子,你们是知道的,在战场上,枪子儿是不长眼睛的,万一我中弹牺牲了,不就害了人家啦?”

 杨秋菊问道:“那你什么时候谈这事啊?”

 时刻坚认真地说:“等把小鬼子赶出中国去,抗战胜利了。”

 陈冬梅惊呼大叫起来说:“我估计抗日战争没有八年十年不能解决,在等八年十年,你成了老大爷了,我们成了老太太了,还谈什么情说什么爱呢?”

 “哎哟喂,我说陈冬梅啊,你错了。”时刻坚“哈哈哈”笑着说,“我们都才十六岁,在过八年十年,我们都不过才二十四岁,二十几岁的人,男的是年轻小伙子,你们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怎么能说是老大爷和老太太了呢?”

 陈冬梅笑着说:“假如到那个时候,我们两人你到底喜欢谁?”

 时刻坚想,这个问题倒是难住我了,要是说喜欢杨秋菊,陈冬梅要生气;要说喜欢陈冬梅吧,杨秋菊就要生气。面对这左右为难的事情,于是他说:“我还是两个都喜欢。”

 陈冬梅不高兴地说:“你别害说,哪能两个都喜欢的呢?”

 “那就到时候再说吧!”时刻坚笑着说着就走了。

 陈冬梅踮起脚尖,招招手大声说:“时大哥,你说到底喜欢哪一个啊?”

 时刻坚一边朝前走,一边回头大声说道:“你们两个我都喜欢!”

 杨秋菊和陈冬梅两姐妹没有得到时刻坚大哥的确切的回答,心有不甘,非常失望。他们觉得他们两姐妹成为情敌,闹翻了脸,伤害了姐妹的感情就不好了。她们必须商量着妥善解决问题。

 陈冬梅脑子活,她说:“秋菊姐,你说抗日小分队的六个男生,最讨人喜爱的是哪两个人啊?”

 杨秋菊脱口而出说:“时刻坚大哥和二弟杨舒逸两人聪明又有能力,也是一表人才。”

 陈冬梅笑着说:“秋菊姐,既然二弟杨舒逸也讨人喜爱,你何必与我挣呢?以后你就嫁给杨舒逸得了。”

 “哎哟喂,我的好妹子啊!”杨秋菊惊呼大叫起来说,“我姓杨,杨舒逸也姓杨,姓杨的嫁给姓杨的,这合适吗?”

 陈冬梅说:“怎么不合适?同姓成亲的案列,在我们中国多的很。”

 杨秋菊说:“冬梅呀,你有所不知,按辈分来说,我是杨舒逸的姑姑,杨舒逸是我的侄子,姑姑嫁给侄子,这成什么体统哟!”

 陈冬梅“啊”了一声说:“原来是这样。”

 杨秋菊顺势说:“冬梅我的好妹子啊,你就听我说一句吧!”

 陈冬梅说:“你就说吧。”

 杨秋菊笑着说:“我想冬梅姓陈,杨舒逸姓杨,你们两人又都是郎才女貌,蛮般配的,往后你就嫁给杨舒逸吧!这样也是成人之美嘛。”

 陈冬梅说:“秋菊姐,你是说要我成全你是不?”

 杨秋菊毫不避讳地说:“没错,我姓杨,时大哥姓时,我们两人也是蛮般配的。”

 陈冬梅不无担心地说:“秋菊姐,你是要我嫁给杨舒逸,你知道人家杨舒逸喜欢不喜欢冬梅呢?”

 杨秋菊笑了说:“怎么不喜欢呢?你聪明伶俐,又美丽大方,哪个男孩子不喜欢呢?”

 陈冬梅考虑了片刻,她认为杨舒逸也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就人品而言,也不比时大哥差,于是说:“秋菊姐,我就成全了你吧!”

 “哎哟喂,我的好妹妹啊,你的恩情秋菊一辈子都忘不了。”杨秋菊心情激动,感激不尽地说。

 自从以后,杨秋菊就爱恋着时刻坚大哥;陈冬梅就爱恋着杨舒逸。杨秋菊对时刻坚,陈冬梅对杨舒逸,都非常关心爱护。时刻坚和杨舒逸两人,洗脸水有人打了,洗脚水也有人倒了,两个女孩子对时刻坚、杨舒逸真的是关心备至,体贴入微。

 他们两两相处的时日长了,女孩子的这种死心塌地的情爱,终于潜移默化地感染了时刻坚和杨舒逸,打开了他们的心扉,最终也蒙动生出情爱。这样,两对青年男女互相关心,互相爱护,感情融洽,意趣相投。在战场上,他们都形影不离,呆在一个战壕里,一道打豺狼杀鬼子。当穷凶极恶的日本鬼子架起小钢炮,朝他们的阵地轰击时,时刻坚和杨舒逸,都会奋不顾身地扑倒自己的情侣,用身子掩护着自己的情侣,生怕小鬼子的炮弹伤着她们。这就是战友,这就是情侣呗!


                                             

标签

暂无标签

朗诵

添加朗读音频链接后,文章标题后可显示播放按钮。

评论[0条]

更多>
内容 作者 时间
  • 注:评论长度最大为100个字符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