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库 >> 小说   

长篇小说《同仇敌忾》二十八

作者:苑丁 阅读:38 次更新:2024-07-10 举报

 大当家的严辰虎想,他一度受王山豹的忽悠唆使,原来的一点抗日热情和意志,都被消磨掉了,竟然非常糊涂地认为,小鬼子不打我,我也不去打小鬼子。要不是时刻坚他们八个抗日人士,帮我识别了王山豹的汉奸特务的本质,他严辰虎还不知道滑落到什么地步,要犯下多么大的罪过哟?在八个抗日人士的帮助下,在活生生的事实的教育下,他看清了形势,坚定了抗日的意志,同八个抗日的少年英雄一道打豺狼杀鬼子,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战绩,这真的应该感谢时刻坚他们八个少年呢!

 这次小鬼子的村穆斯林少佐带了六十几个小鬼子来偷袭花瓶寨,在时刻坚弟兄的布局下,打了反击小鬼子偷袭的反击战,大获全胜,严辰虎心里非常高兴,决定要大摆筵席,热热闹闹地庆贺一番。

 酒宴上,时刻坚、杨舒逸、雷鸣、李果、杨秋菊、陈冬梅、杨新鹏和杨新荣他们八人与花瓶寨的弟兄们,欢欢乐乐,开开心心在一起喝酒吃肉,畅谈打豺狼杀鬼子的经验感受。

 严夫人张翠花十分感慨地说:“这次的反击战大获全胜,幸亏有时刻坚弟兄的巧妙布局。”

 时刻坚说:“不管什么布局,跟花瓶寨的险要的地理形势是分不开的,这样的易守难攻的险要形势,小鬼子的村穆斯林少佐见了都胆战心惊,非常害怕。”

 有人说:“这次反击战大获全胜,王旭明也功不可没。”

 有人附和说:要不是王旭明把鬼子哄骗了,我们哪有这么好的打豺狼杀鬼子的机会啊?“

 大当家的严辰虎说:“王旭明啊,你说说是怎么把小鬼子忽悠来的?”

 大家一致热烈鼓掌要求王旭明说说到底是这么把小鬼子的村穆斯林在哄骗来偷袭花瓶寨的?

 王旭明告诉大家,他说,他回去向他们汇报,说花瓶寨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不过山寨的人虚于防范,他进入山寨如入无人之境,根本就没有人过问。他获得的情报还是几个想吃糖的孩子说出来的。他告诉熊思财,他给几个孩子吃糖,孩子们都说村里的当家的是严辰虎,严辰虎的父亲和八个抗日分子都在花瓶寨里。小鬼子的村穆斯林少佐获知这些信息后,觉得可以去偷袭,打抗日分子一个措手不及,将抗日分子一网打尽,把严家金和在裤子裆伏击他们日本皇军的八个抗日分子统统抓来大刑侍候。这样小鬼子的村穆斯林少佐就做着黄粱美梦,以为花瓶寨疏忽大意,没有防范,完全可以偷袭一下,这就把小鬼子引诱来了。后来小鬼子的村穆斯林少佐要他王旭明带路,真的像如入无人之境,进入了花瓶寨。小鬼子的村穆斯林少佐叫侦缉队打头阵,熊思财叫他王旭明在前面探路,说是不去就枪毙。他就要求熊队长派两个侦缉队的队员离他十步远跟着他。王旭明故作小心翼翼地向前摸去,到了攻势边上,他就转身“当当”两枪杀了跟在他后面的两个侦缉队的队员,就跳进了攻势,与大当家的严辰虎一起打豺狼杀鬼子了。

 大家听了王旭明的精彩的述说,都拍手肯定,欢呼称赞。

 大家又你一言我一语地纷纷议论开了。

 有的说,小鬼子进入山寨,企图攻击山寨,结果后面的山上的枪林弹雨射向小鬼子,他们遭遇了腹背受敌,手榴弹、手雷纷纷落在小鬼子的中间,炸的小鬼子趴在地上不敢抬头;有的说,小鬼子处在进退两难的地步,进也不能,退也不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晕头转向;有的说,当时小鬼子的处境非常尴尬,进吧,闹不好就要全军覆灭,要是退吧,又要遭到两面山上的枪林弹雨的袭击,一定死伤惨重;有的说,村穆斯林少佐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冒险撤退。村穆斯林少佐在侦缉队熊思财和副队长王山豹带领的侦缉队的护卫下狼狈逃窜,跟在他们后面的小鬼子,遭到枪林弹雨的袭击,手雷手榴弹在惊魂落魄的小鬼子中间开花爆炸,炸的小鬼子尸横山野,血流山道,染红了路边野草,活着的初小鬼子鬼哭狼嚎,魂不附体,抱头鼠窜,惨败而归。

 时刻坚信心百倍地说:“小鬼子已经元气大伤,士气低落,我们可以趁虚打它个元气大伤,士气低落,人员不足。”

 严辰虎说:“对,趁小鬼子还没有喘过气了,再去敲打它一下。”

 “什么时候去杨柳镇打小鬼子?”大家情绪高涨,跃跃欲试,迫不及待地要去攻打小鬼子。

 时刻坚斩钉截铁地说:“明天夜晚,我们也来它个偷袭,打小鬼子一个措手不及,损失惨重。”

 严辰虎非常兴奋地说:“把惨败而逃的三十几个狼狈不堪的小鬼子统统杀了。”

 时刻坚笑着说:“这回我们不打小鬼子。”

 大家都莫名其妙,疑问道:“不打小鬼子,你去打什么?”

 时刻坚十分自信地说:“我们是去干一件比打小鬼子更有杀伤力的大事。”

 严辰虎打破砂锅问到底说:“时老弟,你说说是一件什么大事啊?”

 时刻坚神秘地说:“我们趁虚而入,捣毁杨柳镇小鬼子的军火库!”

 “没错,这事够大的了。这肯定是一件震撼小鬼子,振动世界的大事。”严辰虎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说,“时老弟,我把队伍统统拉过去。”

 时刻坚笑着说:“那倒没有这个必要。”

 严辰虎有点生气了说:“这么大的动作,你不让我参加?”

 时刻坚解释说:“人多了目标大,容易暴露。你给我二十个弟兄,就行了。”

 严辰虎迫不及待地问道:“那我干什么?”

 时刻坚告诉他说,大当家的带着队伍埋伏在山上,打阻击战。我们得手后,扛着枪支弹药撤退,小鬼子肯定要疯狂地追杀我们,你带着队伍出其不意地阻击小鬼子,掩护我们撤退,我们撤退了,你用手雷手榴弹投向小鬼子,炸的小鬼子不敢抬头,你们立刻撤离,大功就告成了。

 严辰虎笑着说:“这还差不多。”

 时刻坚神神秘秘地贴近严辰虎的耳朵说了几句悄悄话,严辰虎会意地笑着说:“妙,妙,妙!”

 大家见了时刻坚和严辰虎两人的神秘神态,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人说了些什么?但他们觉得一定是大好事,或者是非常巧妙的布局,因此也拍手笑起来了。

 “时刻坚老弟,你都成了军事家了。”严辰虎发自肺腑的赞叹说,“我真服了你了,这样的布局实在是妙!”

 大家一致拍手鼓掌,表示赞赏。

 第二天夜里一点钟,天上没有月亮,只有稀稀落落的星星在空中闪烁,天色灰暗,大家通过一番跋涉,来到时刻坚布置的位置。时刻坚带着二十几个战士,凝神屏息,前行跋涉,悄悄来到了杨柳镇。杨新鹏和杨新荣两人是杨柳镇人,他们对杨柳镇的地形地貌,大街小巷了如指掌。他们两人潜伏片刻,找准机会,突然上前摸掉了小鬼子的岗哨,吹了口哨。时刻坚心领神会带着二十几个战士迅速跟进,去了杨柳镇小鬼子的军火库。

 这天,小鬼子的军火库的守卫是两个小鬼子和两个皇协军。皇协军的两人是皇协军的队长杨大海特意安排的。他们是雷鸣和李果。很显然,雷鸣和李果两人是这次捣毁小鬼子的杨柳镇的军火库的内应。

 时刻坚带领的二十几人,悄悄来到小鬼子的军火库的后面,然后分别从军火库的东西两侧,沿着墙壁向门边摸去。杨舒逸学猫叫发出暗号。雷鸣和李果知道时刻坚带领的人马已经到了军火库。

 小鬼子的两个岗哨,听到了叫声,紧张地说:“这是什么声音?”

 雷鸣说:“这是猫叫窝。”

 小鬼子说:“什么的猫叫窝?”

 李果说:“就是猫交配时发出的叫声。”

 两个小鬼子听了好奇地“哈哈哈”大笑起来。就在这时候,雷鸣和李果拔出匕首杀了两个小鬼子。他们两人立即从小鬼子身上摸出军火库的钥匙,打开军火库的大门,将两个小鬼子的尸体拖进军火库,时刻坚带领的二十几人潜伏进了军火库,关了军火库的大门。雷鸣和李果两人将锁套在门上,持着枪仍然在门口站岗。这时候,小鬼子的巡逻队来了。

 小鬼子的巡逻队发现军火库只有两个皇协军在站岗放哨,便问道:“两个皇军到哪里去了?”

 雷鸣说:“他们两人小便去了。”

 巡逻队的领头人说:“军火重地,你们要防卫好!’

 李果说:”放心吧!“

 这时候,时刻坚他们二十几个人在里面利用里面的炸药包布局并牵引导火索,而后每人搬了一些弹药武器,出了军火库,雷鸣和李果两人进入军火库一人拿了一停小钢包,扛了一箱炮弹,跟随着弟兄们走了。时刻坚迅速点燃了导火索,风快地追上了弟兄们,撤离出了杨柳镇。这时候,军火库”轰“的一声发生爆炸了,紧接着爆炸声此起彼伏,一时间,军火库火光冲天,浓烟腾起,在空中翻滚飘逸,空气中充斥着火药味、焦糊味,令人窒息。

 小鬼子的村穆斯林少佐听到爆炸声,出门又看到冲天的火光,照彻了杨柳镇的夜空,他知道是出了大事了,立时三刻他的身子冷汗涔涔,凉了半截。村穆斯林少佐带着小鬼子来到军火库,大火熊熊燃烧,哔哔啵啵地炸裂。这时候,皇协军的队长杨大海也带着皇协军来了。

 村穆斯林少佐说:“杨队长,你带着皇协军扑灭大火,我带着皇军去追杀抗日分子去!”

 小鬼子的村穆斯林少佐带着小鬼子去追杀抗日分子了。时刻坚带着他的人马上了山,还朝小鬼子的村穆斯林少佐打枪,引诱小鬼子进入严辰虎的伏击圈。

 时刻坚对严辰虎说:“你好好地教育一下小鬼子吧!我们撤走了,你不要念战,要快速撤离。”

 时刻坚带着二十几人撤走了,小鬼子准备上山去追击,这时候埋伏在山上的严辰虎他们向小鬼子开火射击,小鬼子也疯狂地朝山上射击。严辰虎他们几十人,向小鬼子投掷了手雷手榴弹。手雷和手榴弹在小鬼子的脚下开花爆炸,火光闪烁,浓烟滚滚。小鬼子惊魂失魄,趴在山脚下不敢抬头,不敢动弹。这时候,严辰虎带着他的队伍迅速撤离了。等小鬼子缓过气来,回过神来,爬起来疯狂地向山上扑去,抗日分子已经撤离得无影无踪了。

 村穆斯林少佐气得顿足捶胸,歇斯底里地大骂一通,垂头丧气地回杨柳镇小鬼子的据点去了。

 村穆斯林少佐坐在地板上,灰头土脸,怏怏不乐,他深深觉得没有脸面去见大佐,他愧对皇军,愧对大日本帝国的天皇。

 宫本四郎把军火库被捣毁的事情向大佐作了汇报。大佐有水清灵吩咐宫本四郎,说是村穆斯林可能自责,想不开要切腹谢罪。县城大佐有水清灵要宫本四郎去阻止村穆斯林做出愚蠢的事情来。正当村穆斯林少佐,举起日本军刀要切腹自杀时,宫本四郎赶来一把打落村穆斯林手中的军刀,告诉他有水清灵大佐不允许他做这等愚蠢的事。

 这时候,电话铃响了。村穆斯林少佐拿起电话,是有水清灵大佐打来的电话。

 有水清灵大佐在电话里说:“村穆斯林少佐,你不要过分自责,军火库被捣毁,你固然有责任,但你不应负全责。抗日分子趁虚而入,打你一个元气大伤,士气低落,人员不足,我们没有及时给你补充兵愿,也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你不要做傻事,要重整旗鼓,准备再战。大日本皇军的军火库都是用中国人的钱建筑起来的,你可以再到中国人那里,弄点钱来把军火库再建筑起来吗!你让他们中国人爆炸焚烧去,炸的烧的都是他们中国人的钱。”

 村穆斯林少佐一只手拿着听筒立正站着,一只手做敬礼的姿势“唉”了一声。


                                               

标签

暂无标签

朗诵

添加朗读音频链接后,文章标题后可显示播放按钮。

评论[0条]

更多>
内容 作者 时间
  • 注:评论长度最大为100个字符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