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库 >> 小说   

长篇小说《同仇敌忾》三十

作者:苑丁 阅读:54 次更新:2024-07-10 举报

 时刻坚和杨秋菊,杨舒逸和陈冬梅这两对情侣,相互关心,相互照顾,恩爱有加,令人叹服,令人羡慕。

 四弟李果感慨地说:“大哥和二哥有人关心照顾,真的非常幸福。”

 雷鸣调侃说:“大哥、二哥,你们都有人关心体贴你们了,可是雷鸣、李果、杨新鹏和杨新荣我们四人,有谁来关心体贴呢?”

 时刻坚说:“到时候,总归会有人来关心体贴你们的。”

 杨舒逸笑着说:“将来我们当了新四军,新四军里女兵多着呢,你们拿出本事来吸引她们,不就有人看上你们了。”

 抗日小分队的八个人,正在调侃说笑话时,严辰虎来到他们中间,忧心忡忡地说;“你们八人谈的这么开心,可我都急死了。”

 时刻坚说:“什么事把你急成这样啊?”

 严辰虎告诉抗日小分队的八个弟兄姐妹,那天晚上的阻击战,孙嘉宁和吴成林两个兄弟,站起来投掷手榴弹时,不幸中了小鬼子的抢弹,原来他们好好的,我总以为他们没大问题,可如今两人突然昏迷不醒,问题严重起来了。

 时刻坚十分关心地说:“找个医生给他们看看治疗一下啊!”

 严夫人张翠花无可奈何地说:“我们这里缺医少药,那里有医生呢?”

 时刻坚推荐说:“据我了解,当方有个有名的兽医,是不是把他请了来看看吗?”

 严辰虎瞪着怀疑的眼光说:“兽医也会给人看病?”

 时刻坚分析说:“好多牲畜野兽都有跟人一样的器官,都是以血液循环来维持生命的,因此,能够给牲畜野兽看病的,也一定能给人看病。既然我们这里缺医少药,把兽医请来凑合凑合也行啊!”

 严辰虎友担心地说:“你知道人家愿不愿意来呢?”

 时刻坚介绍说,这没有问题。这个兽医叫母国义,从这个名字就可见他是一个爱国人士。母国可以理解我祖国,义为义士,全名就叫祖国的义士。他曾经给新四军的战马看过病。当时新四军的这匹战马在战场上勇敢奔袭,建立了赫赫战功。后来不知怎么搞的,突然萎靡不振,不吃不喝,非常严重,也令人十分担心。新四军听人说,当方有一个出名的兽医,就将病马牵来请兽医母国义救治。母国义获知这是一匹立过赫赫战功的战马,当即就给战马珍断脉搏,用银针进行了针灸。谁知经过母医生这么一番操弄,神奇出现了,战马的病情竟然好转了。

 新四军千恩万谢地牵着战马走了。谁知村子里有一个懒汉,名叫涂快活,从这个名字就可以知道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贪图享乐之徒。他不思劳作,还抽上了鸦片,整年到头,入不敷出。他发现村里的母医生给新四军诊疗战马,觉得有利可图,便暗暗跑到杨柳镇小鬼子的据点,向小鬼子的村穆斯林告密。小鬼子就叫涂快活带路把母国义五花大绑了带到杨柳镇小鬼子的据点。

 小鬼子还没有审问,就不问三七二十一,皮鞭伺候,直打的母兽医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堪不忍睹。

 小鬼子的村穆斯林少佐问道:“母国义,你给新四军的战马治病了,有这回事吗?”

 母国义毫不避讳地说:“不错,是有这么回事的。”

 小鬼子的村穆斯林少佐说:“你的良心的大大的坏了坏了的!”

 母国义想,蒙哥马利说“良心是罪人的地狱”,你们日本鬼子侵略我国的国土,屠杀我国的人民,抢劫我国的资源财富,你们小鬼子的良心到那里去了?你们日本鬼子就是罪人!

 小鬼子的村穆斯林少佐问道:“你的,是新四军的干活?”

 母国义兽医说:“太君,我是平民兽医,不是新四军。”

 小鬼子的村穆斯林少佐说:“不是新四军,你为什么给新四军医治战马?”

 母国义兽医说:“太君,当时他们将病马牵来,我不肯接受,我告诉他们皇军知道了不好办。”

 两个新四军说:“难道我们新四军就好办吗?”

 母国义故意编话说“有一个新四军就用手枪指着我的脑壳子说,‘你治不治病马?不诊治,我们就杀了你,给战马作陪葬!’太君,你想想,我一个兽医能不医治战马吗?”

 小鬼子的村穆斯林少佐听了,也没有做声。他想“蚂蚁还叹生”呢,母国义能不怕死吗?于是口气和缓地说:“你的是兽医?”

 母国义说:“是的,我是一个乡村兽医。”

 小鬼子的村穆斯林少佐亲自叫王山豹给母国义松了绑,他说:“今后,要是皇军的战马有病了,你来给皇军的战马诊治诊治。”

 “是。”母国义说着想,跟你们小鬼子诊治战马去杀害我们中国人,你想的真美?小鬼子你们不要做黄粱美梦了。

 说到这里,时刻坚自信地说:“兽医母国义要是听说是为抗日人士治病疗伤,他一定非常乐意。那个告密带着小鬼子来抓他母国义涂快活,得到了小鬼子的村穆斯林少佐的赏识,已经命令他当了侦缉队的队长王山豹的助手,非常可恶。母国义也非常痛狠小鬼子,小鬼子侵略我们中国,屠杀中国人民,不问青红皂白就把他抓去,打得他皮开肉绽,血肉模糊,这仇不报更待何时?我们派人去请他,他一定会前来给抗日人士疗伤治病的。“

 严辰虎派人把母国义医生请来了。

 母国义医师听说孙嘉宁和吴成林两人是在抗日战场上打鬼子时不幸受伤的,感到非常惋惜,并热情地表示要精心救治两位抗日人士。母国义翻开两位伤员的眼睛,细心地观察了一会儿,又用手摸了摸两位伤员的额头,感受一下他们的体温,最后掀开两位伤员的衣服,查验了他们的伤口。

 母国义啧啧嘴,摇着头说:“两位伤员的情况不妙,高烧不止,伤口感染发炎,不尽快治疗,会有生命危险。”

 严辰虎急切地说:“那就请母医师在心,救救两个抗日战士吧!”

 “对,不能耽误了。”母国义医师说,“要救治他们,必须要用青霉素和阿匹西林。”

 时刻坚也啧啧嘴说:“这可是难以寻觅的两位药啊!”

 严辰虎十分着急地说:“这东西哪里可以找到啊?”

 母国义医师说:“这两味药当方难觅,县城可能有。”

 时刻坚告诉大家,说是这两位药,是治疗枪伤不可爵少的药,小鬼子控制很严,是严禁销售的。据说,县城的药铺里虽有,但都是小鬼子控制的,店铺里的员工都是小鬼子的人,如果有人去购买青霉素和阿匹西林,哪个店员会忽悠你说这药金贵,他到里面去取。等那个店员再出来的时候,门口已经来了几个荷枪实弹,凶狠歹毒的小鬼子,把你当作新四军五花大绑去。所以县城的药铺里,根本就不能去买。

 严辰虎说:“除了县城药铺,还有哪里可以弄到青霉素和阿匹西林啊?”

 时刻坚说:“只有医院里有,是给小鬼子的伤员临床使用的。”

 严辰虎思考片刻,决心冒险去县城医院弄到青霉素和阿匹西林这两种医药。于是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派人去县城医院弄去!”

 时刻坚自报奋勇说:“我去试试看。”

 杨新鹏说:“你怎么混进县城里呢?”

 雷鸣说:“化妆成一对假夫妻混进城呗。”

 杨舒逸也自告奋勇地说:“我扮演时大哥的夫人,与大哥一起去。”

 雷鸣笑着说:“二哥,你扮演时大哥的夫人,装扮成女的?”

 杨舒逸说:“怎么不能?我杨舒逸又不丑,化妆起来,也是个亭亭玉立的美女。”

 雷鸣“哈哈哈”笑着说:“我说二哥呀,你先把你那突出的喉骨挖掉再说吧!”

 杨舒逸惊呼大叫起来说:“三弟啊,你是要我割喉?”

 大家“哈哈哈”开怀大笑气来。

 杨秋菊“呼”的一声站起来大声说:“我去!”

 杨新鹏说:“那倒是不错,门当户对嘛!”

 时刻坚说:“都到了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开玩笑?”

 雷鸣笑着说:“这叫乐观,打豺狼杀鬼子没有一点乐观精神是不行的!”

 陈冬梅也起身振振有词地说:“打豺狼杀鬼子,就要有勇敢精神,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就要求我们在磨难中,残酷的斗争中磨练。有句话说,‘天若无霜雪,青松不如草’嘛。”

 雷鸣称赞道:“还是冬梅站得高看的远,她说对了,一个抗日战士,要是不能在磨难中,在残酷的斗争中经受考验,磨练自己,怎么能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人呢?”

 严夫人张翠花说:“好了,救人要紧,我们就欢送时刻坚和杨秋菊两人上路吧,祝愿他们两人马到成功!”

 这样,时刻坚穿了一件长衫,戴着礼貌,就像一个商人;杨秋菊穿着一身花布衣服,脚上穿着一双绣花鞋,嘴上摸着口红,活脱脱地像一个大家闺秀。他们两人手挽着手出发了。

 杨舒逸、陈冬梅、雷鸣、李果、杨新鹏和杨新荣他们六人护送时刻坚和杨秋菊去了县城。严辰虎不放心,带了几十个战士去了半道的山上埋伏,准备打一次阻击战,阻击可能追杀时刻坚和杨秋菊两人小鬼子,以保证这次盗药的成功。

 杨舒逸他们六人,将时刻坚和杨秋菊两人护送到离县城两百米的地方,他们上了山准备接应。时刻坚和杨秋菊两人发现城门口小鬼子查的很紧,每个要进城的人都必须搜过身才能进城。时刻坚和杨秋菊两人身上带着的家伙肯定是通不过的,非常危险。于是他们两人就将家伙交给了隐蔽在山上的杨舒逸他们,就镇定自若地走向了城门口。

 小鬼子的门岗在时刻坚和杨秋菊两人身上从上到下,前后左右摸了一遍,没有发现问题,再看看衣着打扮,也认为他们两人是生意人,就放他们两人进城去了。杨秋菊把时刻坚带到了她舅舅家里。杨秋菊的舅舅叫林尚明,四十多岁,中等个头,微胖,是开米行的商家。日本鬼子来了以后,世道混乱,日本鬼子禁运粮食,货源短缺,生意清谈。日本鬼子悍然侵略我们中国,烧杀掳掠,无所不为,无恶不作,把世道搅闹得如此混乱。林尚明非常痛狠小鬼子,他希望我们中国的有识之士,拿起枪了打豺狼杀鬼子,直到把小鬼子赶出中国去 。

 因为生意清谈,家里的拖货的马车闲置在家。杨秋菊想跟舅舅借用一下马车,待他们盗药得手以后,可以乘坐马车快速出城,以便逃脱小鬼子的追杀。于是杨秋菊把他们的身份和这次进城来的任务和盘托出,一股脑儿地告诉了她的舅舅林尚明。

 林尚明舅舅听了十分关心,并表示积极支持他们打鬼子,他说:“你们的正义行动,我大力支持你们,你们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提出来。”

 杨秋菊也关心地说:“舅舅,我想跟你借一下马车用用,等事情办完后,可以乘坐马车快速离开县城。”

 林尚明舅舅非常爽快地说:“好的,时间紧迫,我帮你们将马车套好,你们办完事后,趴上马车就可以走了。”

 杨秋菊非常感激地说:“谢谢舅舅!”

 林尚明舅舅十分关心地说:“盗药这事非常危险,你们要借机行事,要注意安全啊!”

 时刻坚和杨秋菊两人一个化妆成医师,一个化妆成护士去了医院。

 时刻坚和杨秋菊两人大摇大摆,行动自如,没有引起小鬼子的怀疑。他们顺利地摸到了配药房。鬼子的药剂师正在配药,见来了两个人,便问道;“你们两位需要配些什么药?”

  杨秋菊毫不避讳地说:“我们需要青霉素、阿匹西林。”

 小鬼子的配药师惊问道:“你们是哪个病房的?”

 时刻坚看到药架上摆放着青霉素和阿匹西林,杨秋菊回答小鬼子的药剂师,才说出“我们”两个字,时刻坚已经快速出手杀了小鬼子的药剂师,并把药剂师的尸体拖进卧室,从药架子上拿了一些青霉素和阿匹西林,藏于身上。时刻坚拿了一只听诊器,杨秋菊端了一只盘子,出了配药房。他们两人蒙混过小鬼子,来到一处窗口,迅速跳出窗户,翻出墙头,离开了医院。时刻坚和杨秋菊两人换掉衣服,将青霉素和阿匹西林藏在马车底下,爬上马车就向城门口驶去。

 守卫县城城门的小鬼子的岗哨,搜了时刻坚和杨秋菊的身说:“你们是干什么去的?”

 时刻坚说:“我们到城郊去批发一些蔬菜。”

 小鬼子的门岗看看他们两人,没有放时刻坚和杨秋菊出城的意思。时刻坚立刻从身上掏出几块银圆塞给了小鬼子。小鬼验证后知道这是货真价实的银圆,就将手一挥说:“你们去吧!”

 时刻坚和杨秋菊两人立刻驱车快速离开了。

 这时候,县城有水清灵大佐的助手竹山木夫给城门口的小鬼子的岗哨打来电话,说是有两个抗日分子,向城门口去了,让门岗把两个抗日分子扣押下来。

 小鬼子的门岗听了立刻慌了神了。他们意识到刚才放走的那两个人就是要抓捕的抗日分子。于是小鬼子的门岗立刻大声呼叫:“你们站住!你们站住!”

 时刻坚和杨秋菊两人知道是出事了,麻烦来了。于是他们两人策马扬鞭,驱车奔袭,风驰电掣地向前驶去。

 小鬼子的门岗的四个小鬼子倾巢而出,一边打枪,一边追赶。追到山下,受到杨舒逸和杨新鹏他们六人的伏击,密集的枪林弹雨,压迫着四个追赶来的小鬼子。四个小鬼子遭到突然袭击,惊慌失措地匍匐在路边不敢抬头,不敢动弹。

 县城大佐有水清灵的助手竹山木夫带着几十个小鬼子骑着摩托,开着军用卡车,追赶来了。

 竹山木夫急切地问趴在路边的小鬼子说:“两个抗日分子呢?”

 趴在路边的小鬼子慌慌张张地说:“我们遭到伏击了,两个抗日分子向前跑了。”

 县城有水清灵大佐的助手毛竹山木夫,立刻驱车向前追赶去。他们追赶到两山之间山路上,埋伏在两边山上的严辰虎他们拉向了地雷,轰轰的爆炸声,此起彼伏,炸翻了小鬼子的摩托车,炸歪了小鬼子的军用卡车。小鬼子惊慌失措地跳下车,朝两边山上疯狂地打枪抵抗。这时候,时刻坚和杨秋菊两人的马车已经驶出很远很远了。严辰虎也带着他的人马快速撤离了。


                                     

标签

暂无标签

朗诵

添加朗读音频链接后,文章标题后可显示播放按钮。

评论[0条]

更多>
内容 作者 时间
  • 注:评论长度最大为100个字符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