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库 >> 散文   

归来吧 归来哟

作者:刘银华 阅读:588 次更新:2023-07-23 举报

                          归来吧     归来哟

                                                                  别梦寒

        在东经120℃左右,北纬20℃附近的西太水域,有一处被世人公认为同一家园的地方,却屡屡彼此误解和仇恨,分离与敌视,但因为根系同水,枝叶同源,又时刻怀揣着祝福和祈祷,期待与梦想。

        浩瀚的西太水域曾托载过远近强盗们的舰炮,将你逼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你一次次被打倒流血,又一遍遍挻起胸膛。但至今你仍徘徊在家的门前,如游子般孤苦无助,不曾回家,祝拜高堂。

        游子,你的命运为什么这样苦楚,又这般断肠?

        强盗们来了一批又一批,换了一次又一次。你矫健的肌肤是强盗们眼里的佳肴,你短暂的失忆是汉贼们无底的张狂。

        你是西太边的一棵明珠,被各方强盗争抢不休,几度易手。又因兄弟阋墙,你愤而出走,悲情满腔。

        一百多年前,几张在马关留下来的纸,让你失去了家国和故乡。从此,你如牛似马,如猪似狗,由着异族手中的缰绳与利刃,驱使和宰割。你不再水一样的美,山一般的壮。

        阿里山的情歌被倭寇的刀剑封喉,日月潭的倩影由异族的血腥清场。

        西太澎湖湾的海浪不再如玉,而是殷红。状如波浪的沙滩上,处处遗存着零散和整体的森森白骨,这些白骨曾附着过的血管流淌的就是和我们一脉相承的血液。一些剥离了风帆的桅杆斜插在远近的沙滩上,孤独地回忆着曾经在船上的傲然与铭记着强盗刀剑的血光。那些蹲在桅杆之巅,匍在沙滩之上,旋在天空之间的海鸟们,齐齐遥望着西边的母国故园,嘤嘤地低泣与悲鸣,嗷嗷地呼唤和歌唱。

        你呀,游子,在被倭国圈囿的五十年的时间里,一直生存在动物般的状态中。西边的故国是你回不去的曾经,东边的广阔是你越不过的海洋。你只能躲在密密的丛林里,藏在高高的山冈上,对西边,对故乡,作长长与久久的,痴迷和未知的凝视、遥望。

        五十年,五十年啊,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也许,西太水有别于其它地方,除了咸,更是血和肉混合而成的酽酱。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是的,你在东边,我在西边。一条本应作为落脚的浅浅窄窄的地毯般的峡湾,可以让你我亲爱时的脚步松软,心情惬意,可如今成为了我们欢笑举杯的天堑与奢望。

        这奢望,成了我们五十六位兄弟姊妹相互的长叹和梦想。

        这梦想和奢望,又因国难与汉贼持续了近八十年。

        是谁,在凶恶地接续着异族人对你的隔绝与屠戮?

        是谁,在阴险地割裂着同胞间彼此的手足和血脉?

        是谁,让我们骨肉离散,鱼水相煎?

        是谁,让我们手足相残,血脉淡忘?

        又是谁,让我们不能相拥,叠断肝肠?

        更是谁,让我们难以相见,不解惆怅?

        黄河边,长江旁,我们远祖的足迹历历在目,不曾被风沙收藏。

        阿里山,日月潭,我们民族的血迹殷殷如故,不曾随海水流淌。

        高山上的你与我虽咫尺之间,却孤悬天涯。你朝西的泪水尚没擦干,却又由汉人贼子引狼入室,被异域强盗虎视眈眈,獠牙森森。

        我们朝东的双拳不曾收缩,岂容远近的犲狼如愿以偿?

        千万年的海水把你围困,手指宽的海沟令我神伤。我们只能默默相视,无言天涯,托海鸟捎去对你的祝福,再带回你的思想。

        凉爽的海风是我们梦中欢悦的耳语。

        温暖的海水是我们奔涌不息的胸膛。

        你是雄狮腹下的睾丸,怎容屠夫窥视、接近、触摸与摘除?

        你是嫦娥头上的钗子,岂让恶徒觊觎、染指、掠夺和毁伤?

        只是,委屈你了。大陆的血脉,中华的游子。

        我们五十五位兄弟姊妹,从漠河以北到曾母暗沙,从帕米尔高原到黑瞎子岛,每年都要先汇集在长江黄河边,泰山华山旁,再相约北京。我们用高歌和细语,用激情与血脉,给东边的你送去恳恳的期盼,切切的祝福,并为你预留着虚位以待的席位,编钟敲击的曲目,还有你多年未曾入口的家乡菜,未曾品尝的稻花香。

        我知道,你也和我一样,用千古不变的音质,穿同样红色的衣裳,以博大精深的语言,亮一脉黄色的脸庞,传递着从东向西的重重思念,叠叠希望。

        你幼时亲爱的父母已经天堂,少时破败的草房已经焕然,壮时可爱的儿女已能战场,儿时玩伴的童子已是沧桑。但你不要无助与慌张,乡音,蛙鸣,老树与禾场,都是你回家的导向。

      “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地向我召唤。

      “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

      “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

      “归来吧,归来哟,别再四处飘泊。

      “踏着沉重的脚步,归乡的路是那样漫长。

      “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吹来故乡泥土的芬芳。

      “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


        别梦寒,原名刘银华。湖北省天门市人。现居昆明。手机:15912451840。

上一篇: 下水文之独流锅巴

下一篇:

标签

暂无标签

朗诵

添加朗读音频链接后,文章标题后可显示播放按钮。

评论[0条]

更多>
内容 作者 时间
  • 注:评论长度最大为100个字符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