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库 >> 散文   

寄居红尘

作者:罗超华 阅读:181 次更新:2024-07-10 举报

  “我喜欢逛菜市。”站在山顶,看着天边的余晖收起最后一丝光芒,身旁的元元,忽然漫不经心地迸出这句话。他的这句话如一根细小的针掉落在我的心里,牵扯着我的神经,我瞪着眼,看着他,惊讶地问道:“你?喜欢逛菜市?”在我的印象中,喜欢逛菜市场的男人,无疑是“国宝级”好男人。元元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理直气壮地说:“是呀!菜市场是最有人间烟火气的地方。我喜欢那种喧闹、熙攘的氛围。”“但我更喜欢此时的宁静。”我狡黠地回答道。
  菜市上,吆喝声、讨价声此起彼伏,或三三两两行人随意伫在某过街角,家长里短,那是最有人间烟火味的地方。工作太过疲累时,我也会到菜市场逛逛,希望在喧嚣声里暂时忘记烦恼,买几样自己喜欢的蔬菜,做几道自己喜欢的菜品,如水煮鱼片、干锅虾之类的。在烟雾腾腾的厨房里忙碌着,捣鼓各种新式菜谱,闻着菜香,听着从客厅里传来的家人们的欢声笑语,一切烦忧在这时自动消散。
  想来,人这一辈子,来尘世走一遭,匆匆不过百年。为功名、为钱财,为活着,我们不敢松懈,每天埋头赶路。世界的丰富多彩,仿佛与我们无关。亲情、友情、爱情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显得愈加脆弱。但我们却难以停下匆匆的步伐,被生活的潮流裹挟着前行。也许沉浸式逛过菜市的人是幸运的,他们能逃出工作的樊笼,去寻找生活的真相。大概我就属于这类人之一吧!
  立冬后,在四川,家家户户开始熏制腊肉了。我也不能免俗,星期四上午九点,浓雾散去一半时,我已在菜市买好四只猪腿、半张猪肋骨。老板人挺好,看我买的猪腿、猪肋骨过于沉重,找来帮手,帮我一起拎回家。返家时,我们穿过市场,登上台阶。街道两旁、台阶两旁,站满菜农。菜农的身前地下,铺着一张张透明塑料布,布上摆放着八月豆、长白菜、白萝卜、莴笋、土豆、红萝卜、菜心等等时令蔬菜。登上一百步台阶,行走到一半时,实在忍受不了沉甸甸地猪肉勒住手指的疼痛感,我只好将猪肉放在地上,立在一位老年菜农的菜摊前。去肉市场时,我也经过此地。但那时,心里只惦记着买肉,在浓雾中,匆匆瞥了一眼阶梯旁那背筐里的桔子。现在,这筐桔子赫然出现在我的眼底。
  黄橙橙的桔子表面隐隐约约蒙了一层淡淡的绿色,许多桔蒂上还留有一两片绿色的叶子,在土灰枯木色的背筐里,这些桔子特别新鲜,感觉才脱离枝头。一位穿着陈旧赭色呢大衣的老人,站在背筐前,四处张望,满是沟壑的脸上写满了期待。看见我放下东西,老人热情地凑过来,对我说:“小妹,买点桔子嘛,这是我自己家的,没杀药。”我站直身体,老人斜挎在身前的破旧包包醒目地映入我的眼前。瘪瘪的挎包,又黑又脏,许多皮面已脱落掉了。老人大概七十多岁了,看上去,比母亲的年龄还大。头发有点潮湿。不知她在这风寒天里站了多久。我的心里酸酸的。
  我默不作声地埋下头,在背筐里挑选起来,老人连忙从地上拿起一个白色塑料袋,打开袋口,将身体微微弯下,等我将桔子放入。“多少钱一斤?”“两元一斤。”我挑选了五斤桔子,递给她一张二十元人民币,她用那双皴裂枯瘦的手接过钱,打开那个破烂的挎包,挎包里的秘密在我眼前泄露了。包里全是零星的角钱,连一张十元的整钱也没有,松松垮垮地躺在那里。
  我真的难以想象,人生七十古来稀,在这样的年纪里,还要为了活着,忙碌奔波。含饴弄孙,对他们来说,是多么遥不可及的梦!不知他们在这漫长的七十多年里,经历了什么。我提着沉甸甸的东西,向阶梯四周眺望,像老人这样的菜农,还有很多很多。
  人生的生活方式有很多种,上班、务农、跑外卖等等,老人卖菜也是这千百万种生活方式之一。人生如旅,我们寄居红尘,想要过怎样的生活,其实我们年轻时的选择就已经决定了这一生。但无论我们选择哪一种生活方式,我们都需要拼尽全力去活。想到这里,前行的脚步更有力,未来的世界很广阔!既然寄居于红尘,我们又怎能辜负这红尘的美好呢?

上一篇: 稗草与禾苗

下一篇: 三两月

标签

暂无标签

朗诵

添加朗读音频链接后,文章标题后可显示播放按钮。

评论[0条]

更多>
内容 作者 时间
  • 注:评论长度最大为100个字符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