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库 >> 散文   

那株幸运树

作者:罗超华 阅读:61 次更新:2024-07-10 举报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栀子花树在我心目中成了幸运之树。这大概是因为它经历了两次生死,让我见证了生命的奇迹。两次都发生在暑假,因我离家而疏忽了对它的照顾,让酷热夺取了它躯体里的所有水份。等我见到它时,它的叶子已干枯得触火即燃。我伤心地用剪刀从根部剪去它枯槁的身躯,只见根部有一小团淡淡的绿意,湿湿地,我怀着一丝侥幸,小心地侍弄它。等到来年,它竟发出绿芽,而且还开了花。两次都是如此。当第二次犯第一次同样错误时,我的内心满是自责。后来,一到暑假,离家之前,我都要做足保养栀子花树的功课。三年了,孱弱的栀子花树已长成一棵枝叶能覆盖我半个阳台的大树了。
  四月中旬,栀子树上冒出了许多花苞,我惊喜地数了数,竟然有九朵。一时间冒出九朵花苞,这是之前从没有的事。这真是一个好兆头。从此,我天天围着它转。
  五。一放假,即将高考的女儿不放假,我们只好到市里去照顾女儿。走之前,我给阳台上所有的花都浇了水,并仔细看了看栀子树上冒出的九朵花苞。花苞绿油油的,站在枝头,傲然挺立,俯视四方。
  收假回家,第一件事是给阳台上的花浇水。浇水时,天已黑,借助客厅的光,我仔细地看了看栀子花苞,咦,像绿宝石的栀子花苞的外侧竟然兀地缺了一大块,露出几层淡黄白的花瓣边缘,层层交叠。我着急地拨拉过栀子树枝,把每朵花苞都瞧了瞧。每朵花苞上都像被上帝咬了一口,留下了齿痕。这是怎么回事?我到处寻找虫子。可我什么也没找到。难道是鸟啄食了的?但花苞上的残痕是平的呀!第二天、第三天,我依然在栀子花盆前寻找,但仍一无所获。
  “怎么,这根树枝上的嫩芽全被吃光了。”我拉过一根栀子枝条,惊嚷道。一定有虫,肯定有虫在树上,我暗想着,蹲了下来,从树下向上看。果然,我看见一条与栀子花树叶颜色相同的青虫,悬挂在一片青翠的栀子叶背面。这条青虫足有一个成人的中手指那么长,那么粗。难道这就是人们传说的“猪儿虫”?肉叽叽的,软乎乎的,看得人的心麻酥酥的。好哎,终于逮着你了!我用纸巾包裹着它的身子,试图将它取下。它用十几对带钩的脚爪,试图紧紧地将自己的身体粘牢在树叶上。最后,我索性将它依附的那片树叶一起取下,扔于垃圾袋。我再给栀子花树施以钾肥,希望它能让残缺的栀子花苞长得更好。
  后面的几天,我能以肉眼的速度看见栀子花苞迅速长大,但也清楚地看见了花苞上出现的新啮痕。咦,肯定还有青虫。我将所有的栀子叶片都翻看了一遍,果然又找到一条肥大的青虫。真是狡猾的东西,太会隐藏自己了。
  又过去一周了,残缺的栀子花苞已经膨胀变大,青绿色的花瓣慢慢泛白。看着眼前的这盆栀子花树,我想到了我的女儿,不满十三岁就开始独自在异乡求学,如今即将步入高考考场,她的成长又何尝不像这棵栀子花树呢?相信六月,这些受伤的栀子花苞定会绽放出属于它们的美丽,散发出属于它们的芬芳!也相信这棵栀子花树就是我们家的幸运树!

上一篇: 谈爱好

下一篇: 稗草与禾苗

标签

暂无标签

朗诵

添加朗读音频链接后,文章标题后可显示播放按钮。

评论[0条]

更多>
内容 作者 时间
  • 注:评论长度最大为100个字符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