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库 >> 小说   

与死神共舞

作者:商州夏阳 阅读:61 次更新:2024-07-10 举报

人生路上,大凡中青年人,多有念想长命百岁的期盼,少有对死亡有所顾及或准备。我倒是个例外在人生的路上,与死神若离若近,始终纠葛不清

两岁多那年,我端着碗在院子里转悠着吃饭,突然碗筷从手上掉落,软瘫着的身子,慢慢地跌倒在地,父母千呼万唤、掐人中,均毫无有任何反应。

父亲忙抱起我,向不远处的大队合作医疗站跑去……赤脚医生夏天佑用手试了下我的鼻息和脉搏,瞪大眼睛,怯生生地对我父亲说:“哥,娃已……”

父母放声大哭了。忽然父亲似乎听到我在他怀中说,“我要吃饭!”忙止住了哭,俯视看我,眼睛大睁,眼珠子骨碌骨碌的乱转,倒吓了父亲一大跳。

七岁那年秋天,我远房小外爷王明福,因承受不了胃痛的折磨,怀抱土枪,扣动扳机,弹丸从咽喉入,左耳出,结束了自己不足三十岁的生命,去了一个无忧无虑无伤无痛的世界。

人们在议论着,你说这明福,一个大人,胃痛的没阳阳厉害,咋就不如一个娃,经受不起,走了这条不该走的阳阳胃痛病犯了,炕上炕下痛的翻着跟头,无人能收拢得住,嘶叫比杀猪还凄惨,常常是七天滴水五谷不沾,不痛了,软瘫身子,无张嘴睁眼之力好不让人怜悯心疼”。

此去多年,我都认为自己的结局会和外爷王明福雷同,时不时如梦幻影……弹丸从我的咽喉入左耳出……

我十七岁那年,在市医院住院,医生先后用阿托品、颠茄片、6542等止痛药,均止不住我胃疼得在床上床下嘶叫翻腾,无奈用了杜冷丁,无济于事我绝望了,只好等待着死神把我带走。

白天黑夜折腾了七天七夜不疼就不疼了,一点也不疼了,连医生也说不清其所以然。

三十七岁那年,我胃疼住进医院,插上胃管,输上氧气,止痛药随打点滴融入血液,基本控制住了疼痛。医生告诉我:“你患的是急性胰腺炎,放在前几年,急性胰腺炎是九死一生难以治愈的疾病,如今有措施可以医治,但一定得积极配合,胃管是治疗的生命线”!

时任教育局副局长的老乡在医院大门外遇见我单位领导,听说我患了急性胰腺炎,急急忙忙前来看。他轻推慢开病房门,探头探脑,小心翼翼地走到了病床前,像是陌生人似的,把我死死盯了秒钟后,突然笑了,说:“你没事,很快就会康复的”!他告诉我,在他的眼皮底下,五个教师先后患急性胰腺炎不幸就走了四个!

出院不到一月,我感觉无论是走路稍快点,还是骑自行车、坐公交车到被颠簸得胃痛,爱人催着尽快去省城医院看看。

省肿瘤医院等多家医院检查诊断,我患上了癌症,恶性,通常情况下生命延续超不过三个月。

我坦然地接受了宿命的裁决,想隐瞒着家人,待我安排好一切能安排的事宜后在合适的时候离家出走好让自己随顺自然而自灭,不给家人增添任何负担!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被诊断为“癌症”的结论终还是被爱人调查到了我被家人们“挟持”着住进了省医院。

我为家庭奉献太小,若住院花费太大,就应有果断止住无为的投入的措施。一天凌晨三点,我轻手轻脚溜出病房,打算到楼顶探探路,不料通楼顶的楼道铁门横锁还有专人日夜看守,绝了我提前了结的念想。

凡事都可能有奇迹出现。三月过去了,我活着!三年过去了,我还活着!十三年过去了,我还依然活着!死罪免去,活罪难逃。在术后的日日夜夜里,我没有感觉舒坦过,只要我偶尔舒坦会,爱人就会像丢了魂似的惊慌害怕。爱人含着泪水对几个朋友说过:“多少年了,若那夜,我一觉睡醒,要是听不到他坐起睡下、睡下坐起或床上床下折腾呻吟,我就会被惊出一身冷汗,忙用手去摸,还有温度,谢天谢地,我会被感动的无声地哭。”

五十七岁那年,我骑着摩托车顺着路边行驶,不幸被汽车追尾,把我向前斜抛到五六米远的路中央,庆幸未发生二次事故,与死神擦肩而过,且小腿只被摔为骨裂,幸运的是从此以后,延续了二十年白天黑夜浑身不适的后遗症基本上得到了治愈。

六十岁那年,我和爱人到省城去游玩,从早上七点多开始左胸疼痛,直到下午四点实在受不了了,才上医院去检查,经诊查,我患有冠心病、心功能衰竭、糖尿病、高血压等疾病,心脏动脉血管粥样栓塞,心肌缺血缺氧,心肌细胞处在逐渐坏死的状态,随时会有生命的危险,必须马上行心脏动脉血管造影及内窥镜手术。

置放心脏支架快一年了,总觉得元气被大伤,身体大大不如从前。

老了,真的老了……回望人生路,死神始终与我若近若离,伴我左右,多次与我撞了满怀,索性共舞,舞出人生无畏的精彩……

总会有一天,我与死神,合二为一,淡出红尘。

上一篇: 七律 原生天籁

下一篇:

朗诵

添加朗读音频链接后,文章标题后可显示播放按钮。

评论[0条]

更多>
内容 作者 时间
  • 注:评论长度最大为100个字符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