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库 >> 头条文摘   

夏 夜

编辑:admin 阅读:97 次更新:2024-07-04 举报

  夏日里,每天傍晚时分,总喜欢在汉江边走走,一方面可以锻炼身体,一方面可以借着江风纳凉。有推销服务的商家,送给我一把塑料制成的团扇,虽然也可以扇风,但比起我们儿时大人们使用的蒲扇来说还是差点劲儿。

夏夜夏夜

  看着江边长凳上有几个老人围坐在一起拉家常,那温馨的氛围,熟悉的画面,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家乡岚皋县城老街的夏夜。

  晚饭后,天刚刚黑定,我们便在老屋门前的街道边或街沿上,先是清扫,然后泼洒清水,最后支上条凳铺上木版,或者干脆就地铺上竹席,在屋外纳凉休息。住在窄窄的青石铺成的老街上的人们,大家基本都相互认识,家家户户大多如此,都在做着同样的准备,所以,不长的老街一时间热闹得如同赶集。

  每当这时,我心里非常高兴。忙着从屋里给大人们拿来蒲扇,端出茶水,还有毛巾。有这么多人陪伴,热一点算什么呢?

  接着是燃起用晒干的艾蒿自制的蚊香,用于驱赶蚊虫。那粗大的蚊香有一两米长,很能燃烧一段时间。于是整条街道都飘起了烟雾,散发着艾草的香气。

  大人们聚在一处,摇着用棕叶编成的蒲扇,一面驱赶着夏天的炎热,一面诉说着家长里短,回忆着先人们的功过得失。有时候也议论一些国家大事,还夹杂着似是而非的世界形势。比如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两国关系改善这是世界大事。曰本首相田中角荣出生贫民,这种小人物的奋斗史更让人感兴趣。我只觉得田中角荣这四个字的名字有些特别,还很好听。

  自然还有一些小道消息,比如说乡下某地发生了花豹伤人的事情,这人很勇敢,终于死里逃生。高山某地发生了红毛野人抢走女人的惊悚消息,听得大家都为这不幸的女人担着心。

  这时候,小伙伴们最为开心,大人们忙着说话,放松了管理。他们有的忙着在街灯下追拿飞蛾,有的忙着在旧墙上扑打壁虎。有的炫耀着自己的小人书,有的卖弄着自己的木制小手枪,学着小兵张嘎的样子敬着礼。更多的小伙伴,为了一点可怜的小玩具,你抢我夺,追逐嬉戏。还有调皮的,踩着燃烧的蚊香,溅出阵阵火星。

  有时候,大家会玩捉迷藏,没有灯光的墙角,大人围坐处的空隙,粗大的老树背后,都是最好的藏处。寻找的一方蹑手蹑脚,我总是跟在最后。怱然间一阵尖叫,发现躲藏人的同时,也惊起了老树上一大群熟睡的麻雀。

  夜渐深了,第二天还要劳作,大人们都已回屋休息。小伙伴们聚在一起讲故事,除了说一些狐仙鬼怪外,有一个大哥哥讲的《一只绣花鞋》,我至今记得。神秘的梅花党,怪异的绣花鞋,我听的汗毛都竖起。每讲到紧要处,他却说且听下回分解。

  或许是真的累了,小伙伴大多散去,剩下的也已入睡。我独坐在那里,还在想着那只绣花鞋。

  躺下吧,反正明天还会分解。望着夜空,听大人们说,如果你认真地看,仔细地听,夜空中会走过东方红卫星,那卫星还播放着音乐。于是我认真看,仔细听。突然间,确实有一颗亮星从夜空中缓缓驶过, 隐约还能听到音乐。

  月亮明亮而洁白,我在想,天空中真的会有鹊桥吗?月宫中到底有没有月兔和嫦娥?深邃的夜空,你后面到底还藏着多少秘密?

  现在,偶尔从略显冷清的老街走过,家乡岚皋县城的老街大体上还是可爱的老样子,只是燃起蚊香大家一起渡过夏夜的日子已经成了遥远的回忆,爷爷已逝去多年,亲友也分散各地,躲迷藏时的那两棵老树也不见了踪影,回想往事,不知怎的,心中总有一点淡淡的忧伤,好像失落了什么似的!

  火热的夏季啊,我不怕你的炎热,我多想回到儿时那欢闹的老街的夏夜啊!


作者:

马文献:1962年1月生,回族,陕西安康市岚皋县人。年时在新疆阿勒泰军分区当过兵,后在工商银行安康分行工作。曾在新疆《阿勒泰日报》、陕西《安康日报》、家乡《岚水》等报刋上发表过一些作品。

上一篇: 李创

下一篇: 王真光

标签

暂无标签

朗诵

添加朗读音频链接后,文章标题后可显示播放按钮。

评论[0条]

更多>
内容 作者 时间
  • 注:评论长度最大为100个字符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