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库 >> 头条文摘   

我的党员父亲

编辑:admin 阅读:274 次更新:2024-07-03 举报

  七月一日到了,在伟大的*即将迎来成立一百零三周年之即,我想起了我的党员父亲,尽管他离开我们快三十年了,但他仍在我心目中像一座大山挺立着,又似乎是一面不倒的旗帜,指引着在人生道路上永往直前。

附图附图

  在我幼小的时候,我的父亲一直不在家,听母亲说父亲在永登县城工作,可那时我们还不知道永登县城在什么地方,总觉得它很远很远,不然他一定来看我们的。在那个时候走一趟永登县城十分困难,没有公路,走的路就是顺着几十公里的沟走过去的。天晴的时候可以走,要是下大雨发洪水根本就不能走,洪水过后也没有路的痕迹。所以父亲如果家里没什么大事,就一个半月甚至两三月不回来,因此父亲在我们的印象里十分模糊。我们更不清楚他在永登城里干什么工作。

  父亲是一九五二年参加工作的,当时国家正需要大批干部参加土改运动,父亲因为文化基础很好,经过考试后,把他们同时招录的人用大卡车拉到武威搞土改工作,并在工作中光荣地加入了*。土改运动完成后,父亲被分配到永登县农机修造厂,再后来到永登县总工会等单位工作,一九八零年组织上考虑到家庭实际情况,也经父亲要求被组织上调到离家近,当时的河桥乡工作,一直到退休。

  父亲从参加工作到退休,总共工作了真正三十年,而这三十年里,父亲一直在不同岗位上坚持工作,时刻以共产党员党性原则办事,没有因家务事情影响到工作,及时完成组织上交办的工作任务。

  在我的印象里,自从父亲调到河桥乡之后,我们才经常看到父亲,因为河桥乡政府离家只有二十公里,他回一趟家就靠自行车。星期六下午回来,星期日下午又走了。

  父亲是一九八三年退休的。那是农村刚刚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的第三年,由于当时家里人口比较多,吃饭问题十分突出,虽说地已经分给了,可每到青黄不接的时候,家里就断了粮,那时候多数人家都存在着这种情况。于是断粮成了父亲的心头之痛。一天的时候,父亲从外面回来,就找洋镐和钢钎并收拾架子车,要是哪个车胎没气或已爆了胎,自己拿出打气筒、粘胎胶水亲自动手使架子车能正常使用。第二天天刚亮,他吃过早饭便把工具放到架子车上出门了,原来他看准了一片河滩地,想把它开成地,扩大粮食种植面积,还可以种点土豆或油菜。就这样父亲开始了他退休后的家务劳动。父亲还没参加工作的时候,才二十出头,这一走真正三十年,工作的时候常握的是笔,可现在是洋镐、铁锨和钢钎,但是为了家里不再受断粮的困扰,不得不拿起这些工具扛起生活的责任。

  经过两个月的起早贪黑,父亲硬是把别人看不起的荒河滩开成了近两亩的地,第二年我们家就告别了断粮的烦心事。

  尽管吃饭问题解决了,但麦子快要成熟的时候,仍然有病虫害使不少麦子从根部枯死,导致粮食减产,父亲就从自己的书箱里翻出农业技术手册,看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当然第一年已成定局了,第二年,父亲买来辛酸磷乳剂进行拌种,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到收割的时候我家的麦子齐刷刷的一点也不零乱,当别人问起原因时,父亲就把他的这个经验和诀窍告诉给大家,受到了群众的称赞!

  父亲不仅爱劳动,也善于学习。他订了一份《甘肃农民报》从中学习农业生产技术,还了解怎样进行脱贫致富。因为他是党员,经常参加村党支部生活会,与党支部书记商讨发展养殖和种植使群众早日脱贫致富,可那时群众的思想很保守,认为庄稼人只要种好庄稼,粮食够吃就行了,哪还养什么种什么!俗话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作为党员,父亲想既然影响说服不了大家,就要自己行动,做个表率。于是他从村上领了几只长毛兔养了起来,但是兔子生性爱打洞,没有笼子可不行,可父亲正想要用木料做笼子,不知哪里来的兔瘟病,十几只兔子接二连三死光了。而后父亲又从广播收音机里听了藏红花的种植讲座,他又跑到兰州购回藏红花种子,先做少量试验种植,毕竟这种藏红花属于高寒地区的植物,气候和土壤要求严格,最终还是失败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父亲仍然不死心,想着怎样才能致富,当然他的心目中,致富不能做违法的事,他多次对我们说:无论家里再贫穷,也不能干偷鸡摸狗的勾当,更不能偷盗国家财产,如要谁做这种事我可饶不了你们!

  父亲就是这样的人,据他后来对我们谈及他工作的时候尤其在兰州市“五七”干校受到迫害和打压,他还是挺过来了,因为他相信党相信国家一定会拨乱反正的。终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戴在他头上冤假帽子摘除了,他又重新走上了工作岗位。他对那段困难时期虽然想起来心有余悸,但从来没有说过有损于党的形象的话,始终以一个共产党员的良知维护党的原则和纪律。从他们这一代共产党人的身上,可以看出我们的党和国家之所以今天能走进新的发展时期,取得这样伟大成就真是不容易啊!

  父亲不仅爱看书看报,也特别喜欢听广播。刚落实联产承包制的那几年,家里梁柱上有一个广播匣子,后来停播,父亲买了一台收音机。在没有电视之前,收音机成了我们家了解天下大事的唯一窗口,同时也是文化娱乐的重要渠道。父亲听新闻分三个时间点:第一个是早上六点三十分的《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中午十二点的新闻节目;晚上也是六点三十分的《各地人民广播电台联播》。他不但自己听,还把音量开到最大,说这样才能听到中央台的气势。那时越南经常侵犯我国领土,每天中央台就播报最新战况。父亲说:一个小小的越南要是没有苏联撑腰,它还敢侵略我们,连抗美援朝时的多国联军都打败了,越南算什么?当听到西方国家对我国指手画脚,说三道四,父亲更是义愤填膺,十分气恼。在父亲的影响下,我也渐渐喜欢上了听广播,看报纸,而且通过听广播也喜欢上了文学,也把听广播得到的文字修辞方面的知识用到了写作中,可是后来我由于成家生活的担子压在身上,所以放弃了写作,但听广播读书报的习惯没有改变,仍想着有朝一日我还会拿起笔重新写作。不管怎么说父亲对我的影响很大,不仅体现在他对党和国家发展进步的高度关心,而且他以低调平和、淡泊名利的人格修养给我在为人处世上起到了模范作用。

  父亲的一生平凡而伟大,这不是我有意夸大的用语,而是他的工作所经历的漫长经历告诉我:一个人只要爱一行就得干到底,绝不能因困难或其他因素干扰而放弃,工作既然如此,那么文学写作更是如此!

  二零一五年,因为我右手残疾被村上推荐任村残疾人专职委员。虽然这份工作属于公益性岗位,没有纳入正式编制,甚至报酬也很少,但我认为既然安排让我干,我就要干下去,并且还要干好。时至今日我已在这个岗位上干了十个春秋。期间很多人包括家族里的人都不理解,说拿这么少的工资不如找个活一天就能挣回一个月的。说的也是,可我想技术活我不会干,重一点的活干不了,投机经商没有那个本事,所以想着先慢慢干,再说这也是领导信任我。从另一种角度来讲我是残疾人干残疾人工作也算作“对口专业”。说句实心话,这十年里尽管我因干这项工作,耽误了多少挣钱的日子,家庭经济时常陷入捉襟见肘的地步,可始终没有打算放弃,有时也受过别人的讥笑,但我一如既往地干好本职工作,因为我心里时刻惦记父亲说过的话,也许他老人家在世的话,一定会支持我,鼓励我!指导我怎么干。

  当前,残疾人事业在党和国家各项发展中被置于重要位置,因为它关系到千千万万残疾人的福祉、关系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途、关系到亿万人民向着“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前进步伐不受影响。

  尽管我现在不是共产党,而是一个普通的残疾人专职委员,但我会以父亲为榜样,一边通过辛勤劳动努力过好自己的生活,一边在工作岗位上克尽职守,为残疾人事业发挥自己的光和热。同时,还想在文学道路上持续奋斗,我觉得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

  一九九六年九月,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三十年来他的音容笑貌时常浮在我的眼前;他对我们的教导也时刻在我们耳旁萦绕。

  我亲爱的父亲,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作者简介:

张国丁,生于1970年2月,甘肃省永登县连城镇丰乐村人。挚爱文学,于2020年开始文学写作,作品散见本县文旅局乡韵文艺平台和世界作家、甘肃陇源文学、中国乡村杂志以及今日作家等多家网络平台,现已发表四百多篇首诗歌散文。其中数篇诗文被今日作家收集出版成多种书刊。

上一篇: 田野又是青纱帐

下一篇: 泛舟大明湖

标签

暂无标签

朗诵

添加朗读音频链接后,文章标题后可显示播放按钮。

评论[0条]

更多>
内容 作者 时间
  • 注:评论长度最大为100个字符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