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库 >> 散文   

看孩子逛公园

作者:王维宝 阅读:114 次更新:2024-06-04 举报

看孩子  逛泉城(一)

王维宝

 

 

2022年季春,孩子还不到半生日,原来的租房期限到了,新房交钥匙还得等一年多呢!又来济南银座晶都国际租房暂住,原来的保姆因为新居路远只得告辞。

又雇了新保姆,来到的第二天告之:该增加孩子的户外活动时间了。

这个小区绿化还行吧,出楼道口迎面不远就是绿化地,约五百平方,南北长东西窄,南半片铺就假草坪,安有十来架健身器材。北半片面积大些,乔灌葱郁,绿树成荫,遮天蔽地。树下林荫小道,砂砾铺就,两座凉亭,小径曲幽,五颜六色的花儿散发出阵阵芳香,时有老人或来看护小孩,或挂鸟笼,或锻炼身体。

令我喜出望外的是绿地北临是所幼儿园,花墙体。透过墙孔可以看到墙外老师带领幼儿做游戏。咱在树荫下抱起孩子,看到对面欢天喜地,挖沙拍球坐滑梯的大朋友,宝宝不亦乐乎。

来这儿才玩了几天?孩子不新鲜了,保姆觉得没意思,听一位老嫂子说大门往北不远有个“绿地公园”。

“明天咱去玩玩!”我和保姆异口同声。

 

当日下午,保姆走后孩子也喂过奶了,白天那位老嫂子“绿地公园”的字眼总在我脑里引逗,自言自语:“现在去绿地公园转转!”

人在孟春,晚上出门还得穿厚棉衣,登暖鞋悟帽子,似乎还在冬天。

出小区北侧门,沿顺河东路人行道向北,百来米就是共青团路的西始点。路口东北角的绿篱把道路与那边的空场地隔开,空地再往里矗立着一座超高大厦,鹤立鸡群,刺破星空。

转身向东,路灯外、大厦前交相映照、扑朔迷离的灯光没收了我的身影,这片空场地竟然无加限制的向东扩张,不断延伸。

场地中心位置建有两处近似圆形绿池,池内栽满了矮灌冬绿植物,池的中心各植一乔木树,池壁周边用木条板拼接起来,可供来者歇息片刻。

在不断向东散步的过程中,走过之处或宽或窄,亦有多处朝北的路口能穿出去,通达普利街。

第二天给孩子喂完奶,一切就绪出发了。推童车的任务抢不过保姆,我就是一个“保镖”在孩子身旁一路呵护。

今天我是已第二次来绿地公园了,白天的感觉与晚上还是不一样的,虽然失去了五颜六色的夜晚景象,但却迎来了阳光普照,红花绿叶,光影分明,每栋楼外墙上的建材显示了固有的本色:高档华丽,图案耐品。

当我们走近那块标志性石碑恍然大悟:“绿地公园”非也,实则“绿地中心!”

绿地中心位于市中区,而眼前这座最高的建筑名曰普利大厦”,厦高303米是济南市的地标性建筑都市第二高楼他是泉城的名片

绿地中心位于济南市古老的商圈之上,山、泉、湖环绕,一座可以媲美法国香榭丽舍的大型商业体。不论是从商圈、地段、规划、交通还是人流,都是商业体运营成功的天然良港将商、休闲、娱乐功能与城市绿化坡地公园穿插结合起来,全新创意概念,为济南打造一个公园化的购物中心与办公楼的综合体。如果说“泉城路-普利街一经四路”是济南的第一金街,绿地中心将是金街上的钻石三角。

绿地中心济南之根泉城之根!

不过有点遗憾,2022年是瘟冠肆虐刚刚解封的第一个春天,就在这个时候来看孩子的确不是时候。偌大的露天场所即使在白天也没几个人来驻足,几乎每幢楼里的光顾者都是屈指可数,人来车往只是在共青团路上。来绿地逗留的只是住在附近的老人与孩子。

在开春后的日子里,深深感受到了绿地中心工作人员为了恢复元气所做的艰辛付出。他们抓住各种机会引人留步,特别在2022年“六一”时段,办了场连续一周的户外广场娱乐活动,活动效果不错。从那以后“大玉米(普利大厦)”的内部也活跃起来,对我而言当然一至四层比较熟,成为常客,带孩子去玩耍嘛!

呵呵,告诉你个小秘密,我外孙女特别喜欢去三楼,因为在这里有好几家舞蹈学校,隔着玻璃可以看着阿姨和小朋友们跳舞,自己随兴跟着比划。

 

绿地中心不叫“公园”还是有道理的,且不说它的内涵,就外部游玩设施也太少了,满足不了儿童的需求,平素的空闲小场地仅有两架“秋千”。再说“绿地”太少了,面积还不如我住的小区大呢!当孩子会走后就不愿在这儿久呆了。

保姆又献“好主意”:“大叔,趵突泉离这儿才七百多米,要不咱以后去那里看孩子?”“可以”我满口答应。

绿地中心和趵突泉同处共青团路,乘公交车一站可达。若去照看一岁多几个月孩子,还是手推童车步行为上。

当在孟夏,只要你避开巳时尾到申时初时段,绿荫之下再来点季节清风,坐在路上的感受还是不错的。

每天下午三点过,沿共青团路南侧人行道东行,绿篱如墙,树木成荫。右侧商品楼房此起彼伏,阴影连绵不断。如果楼群树木偶尔开扇天窗把阳光发过来几束,咱就紧走几步减少照射时间,况且童车顶部还有遮阳布呢!

保姆脚步轻盈利落,走的真快,咱还能跟得上。也就十分钟吧,来到趵突泉北门。

今天周六,宾客如云,人声鼎沸。经询问需买票进门,出示老人证可免票。咱当然不能让保姆掏钱,马上掏出手机扫购票二维码。

“大叔,咱不进趵突泉了,五龙潭就在对过,不缴费的”保姆提醒我。

“没事,不就是一张票吗,咱还花得起!”

“真的不用了大叔,这两个景点差不多,咱为什么非得花这个冤枉钱呢?”“你说的是,好吧!”这个阿姨真好!

五龙潭,也叫净池、乌龙潭、龙居泉,位于济南老城西门外,是天下第一泉景区的一部分,面积大约为5.44公顷,属于国家A级旅游景区

该景点曾是唐朝名将秦琼的府邸,传说玄宗末年,秦琼之子痛斥朝廷与奸臣腐败被告,玄宗大怒派官兵缉拿将其抄家官兵快到时,突然五条金龙闪现空中,随即秦府塌陷形成渗坑大量泉水冒出秦府消失被潭水取代这就是五龙潭,拥有夹岸桃花恍若仙境之美誉。

要说游赏五龙潭,最佳时节当属四月和十月现在四月公园内百花竞放,还是满园春色可以瞩目的景点不少,如:五龙潭、天镜泉、七十三泉、潭西泉、古温泉、悬清泉、净池、醴泉、洗心泉、回马泉、静水泉、濂泉,西蜜脂泉、东蜜脂泉、月牙泉、青泉、官家池、赤泉、玉泉、井泉、泺溪泉、虬溪泉、金泉、裕宏泉、东流泉、北洗钵泉、显明池、睛明泉、聪耳泉等等。在我看来潭西茶社是最佳去处可惜咱是着孩子才来这里,无法如愿,以后孩子离开身了再来享用惬意生活吧!

保姆每月四个休息日。保姆休息咱依旧“上班”,这时可带孩子进趵突泉。

趵突泉公园占地10.5公顷国家5A级旅游景区特色园林和首批重点公园。济南三大名胜之一,誉“天下第一泉”。

公园内可驻足的景点有:观澜庭、观澜桥、广汇桥、亭碑、柳絮泉、金线泉、漱玉泉、马跑泉、胜景坊、蓬山旧迹坊槛泉坊龟石、尚志堂、泺源堂、三圣殿、来鹤桥、胜概楼白雪楼等。诚然在所有可以驻足的景点中,声誉最大、最出彩的当是趵突泉池。

趵突泉是古泺水之源,泉池东西长30,南北宽20,泉分三股涌出平地,泉水澄澈清洌。的四周有大块砌石,环以扶栏,可凭栏俯视池内三泉喷涌的奇景在趵突泉附近,散布着金线泉、漱玉泉、洗钵泉、柳絮泉、皇华泉、杜康泉、白龙泉等,构成趵突泉泉群。还是来这里的观光者多,尤其是外地人。

趵突泉公园内的大部分观泉点南众北少,顾客游览路线习惯集中在中线,两侧稀疏,游走线路沿护城河的东侧相对平坦。若从北门推个童车进门的话,还是东线好些。

趵突泉“天下第一泉”为誉,来这里就是观泉看水赏鱼。

才来那阵咱习惯让孩子坐在童车上进门后东拐过桥南行,一周岁半的宝宝初来吗,太新鲜了,兴奋下车,东跑西颠,不亦乐乎,你想去哪儿吗,不听不耳,稍不留神绊倒了,好不容易哄得不哭了又要跑,真拿她没办法,只得从之。

每次来这里总共也就两个半小时,减去来回走路用时,在这里玩的时间顶多俩小时,还得吃吃喝喝,一旦拉在纸尿裤里必需立马回家,所以嘛,走近泉水景点的机会极少。

咱三十年前在济南教育学院读书时来过趵突泉,印象中有个南门。某周末下午孩子醒来的比较早,突发念想:何不推着孩子在趵突泉内进北门出南门绕一圈?

真的做到了。当然为了绕这一圈,连哄加骗,孩子中途仅下过一次车,停留的时间也不多。这趟“大满贯”游走收获还是有的,最切身的体会是:直接进南门几步就可以观泉看鱼。

趵突泉公园南门坐落源大街,咱从银座晶都国际小区南行至杆石桥路口,再顺源大街向东直行即可。我喜欢把走这条路称作“南线”;走共青团路称作“北线”。在距离上,南北两线间是个“≈”。

走过几遭我便“爱”上了南路,缘由听我道来。

咱家小孩很喜欢小动物,仿真动物玩具就买了不少。

其实,去趵突泉走南路可以出小区南门穿行回族小区入源大街,东拐——南拐——东拐,这样走不仅树荫多还能省点脚步。

这天是第一次走南路,宝宝坐着,姥爷推车,朝东慢悠悠步行。当跨过饮虎池街路口后,孩子忽然小手指指划划想下车。

这里是趵突泉西南角墙外,墙根拐角处有个池子,池中有三只老虎石雕,两大一小,石雕下刻着“饮虎池”三字。

“宁,你知道这是什么动物吗?”“老虎!”

“你不害怕吗?”“不怕!”

“为什么不怕?”“假的!”

“是用什么做的?”“石头!”

“共几只老虎呢?”“……”还不识数。我告诉她这是“三只老虎”。

好像当年的“饮虎池街”南头往西这段叫“西青龙街”,饮虎池就在饮虎池街与西青龙街交叉口处,池子不大,是用一米来高的大青石柱围成,长宽两三米左右,石上刻有图案和“饮虎泉”三字。池里的水一米多深,清澈见底。上世纪末趵突泉公园扩建,将“饮虎池”搬至此地,自来水“冒名顶替”了原来的泉水。

“小鸟,鸟……”宝宝发现了“新大陆”——挂在篱笆墙上的鸟笼子。

趵突泉的南院墙是用钢筋焊成的篱笆墙,从墙外可以透过篱笆墙看到墙内的景物,翠竹树木藤条,密密麻麻,叠叶成障。枝枝叶叶为了争得更多地阳光和空气,一个劲的向外打探,然后翘上天。这些枝叶在西段墙外还有些稀疏,到了中段与东段,也就是靠近大门口的两侧,与栽在人行道与车行道之间隔离带的那些树木牵起手,为人行道秀出一条绿色走廊。

这里是西段篱笆墙外,沿着墙的方向挂着十来个鸟笼,鸟儿在笼里不住地在跳跃,传出啾啾唧唧”的叫声。

宝宝更兴奋了,不坐车也不顾脚底下,仰起头,眼珠儿盯着笼内鸟,一个劲儿向前靠近:“姥爷抱抱我”。

我抱起宝宝,鸟笼子还没靠的很近呢,老人家提醒了“不要太近,鸟怕受惊!”“不好意思”我只能退后离远点。

“宁,我们还要进公园看金鱼呢!”借坡下驴吧,硬是把她塞进童车继续前行。

这里是趵突泉公园南门,观光者亚肩迭背。我用左手推童车,右手捏着《老年证》,一步一步地随着人流挪动。接近门禁本能地出示证件,检票员根本不看,示意通过。

从门外进入须上台阶,进来没走几步还得下台阶,幸亏左右两侧留有斜坡可推行而下,管理很“人性化”。下了这个坡就平坦些了,可以喘口气喝口水。

园内与大门正对着一影壁。影壁下簇簇拥拥,前低后高阶梯状摆满形态各异、五颜六色的花儿。花儿真美啊,怪不得游客们竞相抢镜头,打卡拍照。

此处不便留人,趵突泉独有的美景尽在影壁后面呢!

影壁左右两侧是通道。如果把左侧通道称为林荫小路,那么右侧便是阳光阔道,地面用石头铺就。后来经过两三次的践行发现:西侧路面比东侧平整些,东侧适合进入,西侧适合返回,因为绝大多数景点还是从东侧近便快捷。

得益于营养丰富的泉头水吧,这里的花草树木格外浓绿,泉水顺着东侧那弯弯曲曲的园内渠道或流动或翻滚,流经的地方总是传出“咯尔咯尔”的笑声。

泉水总体流向从南往北,水面要么是敞开的,要么被桥涵所遮护。遇到屏障自然有转弯的出路,或向东或向西,分手后的水儿说不准后来在哪个位置又汇集在一起了。景区内几乎所有的景点水池、沟岸和桥面的两侧都加装了安全护栏,个别不易安装栏杆的地方总有安全员看守,时时提醒个别人“不要靠近,退回去!”游客们就是在其精心人文关怀下,尽情观赏水中那自由自在、游来荡去的鱼儿;远眺对岸翠竹、柳树、松树枝丫上飞来跃去的鸟儿。

进南门的最大好处是进门不远就能赏鱼,这是咱家宝宝所爱。才来的第一天因为进门后从东侧的水沟里看到了几条鱼儿,宝宝站在岸边,小手朝水里指指划划不想往里走了,我说里面还有更多的鱼也不听使唤,干脆把她抱起举过头顶再落下,一边转移注意力,一边快步来到观鱼池:“宁,快看看这里鱼儿多不多?”

宝宝从来没见过如此多的鱼儿,一下子兴奋起来。我问她这些鱼都是什么颜色的,她的小手上下左右,口里叨念着:“红的、黄的、白的、黑的……”我指着问离着最近的那条鱼什么颜色,她说不来了,我告诉她“这条叫花色的”。

只要天气允许,有保姆的日子去五龙潭,没有保姆的日子去趵突泉,当然也可以去五龙潭,有答案却不唯一,出了门视风云而定。

保姆说的有一定道理,对孩子来说趵突泉、五龙潭的风格差不多,无非就是观泉赏鱼看竹柳,但若从人文古典,所承载的特定历史内容角度,两者还是互相不能替代的。比如你若想了解李清照的史料当然该去趵突泉,你若想了解关公与秦琼之间那“半毛钱”关系的话,当去五龙潭。

 

去年孟秋,宝宝经常的翘首仰望趵突泉上空的风筝。我告诉她趵突泉东面有个泉城广场,这些风筝都是在广场里的爷爷们放起来的,经不住诱惑的她非去看个究竟。顺水推舟,又开辟了一个看孩子的新天地。

泉城广场之宽阔无需多说,场内可以观赏的名堂也挺多,诸如:济南名士林、泉标广场、下沉广场、颐天园童乐园、滨河广场、荷花音乐喷泉、四季花园、文化长廊、科技馆地下银座购物中心等泉城广场南北两侧四季花园绘出一幅“三季花开、四季常绿”的景观。南侧花园主要以花为主,不仅有一、二年生草本花卉,有多年生草本花卉宿根花卉等品种。

广场南北都有大面积的绿树成阴,柳树居多,树下备有供人纳凉的木桌椅或石桌椅。特别是北面沿护城河两岸,是泉城广场内的亲水空间,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城市步行体系,它是环城公园游览路线的一部分。除保留原河岸种植的垂柳外,还设计了花坛、花钵坐椅、石凳。建筑物上沿部分的种植池内,栽植者迎春、常春蔓、爬墙虎藤本植物

这里小桥流水、亭台水榭,名泉环佩,泉水淙淙,杨柳依依,又现“家家泉水、户户垂杨”的胜景。滨河广场宛如小家碧玉,温婉玉润,带给你江南水乡般的清凉。

此季虽已立秋,云淡天高,太阳还留恋着难以舍弃的炎热。

带宝宝来第一天,沿广场北侧的护城河南岸从西向东。宝宝忽然看到鸽子在空中抖翅它们三三两两,回环来往,夷犹如意,刚落又升天,翻身映日,白羽衬托青天,十分鲜丽!

宝宝脚步放慢了,“前面还有更多的鸽子呢!”我指指不远处问:“你知道那是什么吗?”孩子第一次见当然说不出,我告诉她:“前面那个高的叫鸽子塔,下面那一排叫鸽子窝,是鸽子睡觉的地方。我们快去看看吧!”宝宝加快脚步走进鸽群,看到有的鸽子从小朋友手里啄食时十分好奇。

来这里看荷花喷泉是必须的,爷俩某个下午准时而来。喷泉池中心一朵大荷花,周边围列若干小荷花。喷泉时刻到了,在阳光的照射下伴随美妙的音乐炫耀起舞,水柱环绕,时高时低,灵动多姿,变幻无穷,活泼可爱。有几个胆大的男孩试图靠近水池,却被一阵斜风裹挟着从天而降的“荷花雨”劈头盖脸,浇个落汤鸡。

喷泉结束了,宝宝余兴未尽,有些恋恋不舍,“咱回家吧”都说过N次了,孩子就是不听,想了个办法:“去超市买好好!”

其实,无论绿地公园、趵突泉、五龙泉,还是泉城广场,宝宝连日来久了都会厌倦的。为了避免厌倦,咱可没少动心思,不仅隔三差五轮地点,就趵突泉的走法也得变“魔术”,前天进出北门,昨天进出南门,今日南进北出,明日又北进南出。呵呵!


时间真快,眨眼又是一年,宝宝早已抛弃童车换坐电动车,新家也乔迁了。

这个家才是自己的归宿,离这些景点太远了。虽然小区院内有可以看孩子的场所,却不过巴掌大的地盘,银座商城倒是有宝宝玩的项目,花钱多不说,室内空气怎抵户外公园新鲜?长进商城肯定是不可取的。

搬新居后的日子里,我总是骑电驴带上宝宝,无目标的在多条马路上、巷道内四下游走,当看到哪里有个健身场所或健身器材时就停下来,让宝宝玩会儿。

这天,我骑电驴带宝宝从阳光新路始点慢悠悠南行,遇到路口左拐建宁路西行,走着走着,前方有个“南辛庄西路”指示牌,突然有老人骑车带着孩子从身后超过,变道建宁路南侧。顺着他们身影的方向瞅去,我天,树林中的人还不少呢!老人和孩子居多,再仔细看还有儿童滑梯呢!

咱家宝宝最近特别喜欢爬滑梯、打挂啦之类的活动,走,咱去玩玩!

很快进入路南场地,步道处立有醒目的牌子:济南槐荫区南辛康养公园”,还对公园做了概括性介绍。

宝宝进来后一路小跑,直奔心仪的滑梯。这会孩子可不少,都想抢先,咱有办法:“小朋友们不要急,安全第一,排队按顺序上哈!”“对对对,听爷爷的话”“排队一个一个上!”家长们积极配合,孩子们听了话玩得都很开心,可爱极了!

该公园位于南辛庄西路东侧,兴济河北岸,紧邻城市干道建宁路。这里是南辛庄棚户区改造项目拆除后的空地,共计1.7万平方米是槐荫区占地最大的社区公园,也是济南城区少有的主题公园。在寸土寸金的城市主城区,开辟如此大面积区域用来建设社区公园,在济南市实属罕见。

公园划分为六个功能区:滨水漫步体验区、林荫休闲活动区、林荫健身休闲区、管理区、儿童活动区、体育运动休闲区各个区域通过彩色沥青步道景观轴线将东西串联为一个整体,打造一个集合健身、娱乐、休闲的综合性社区公园。可乃绿城、花城、泉城共辉,辖区内居民开门见山、见绿、见花,愉悦身心。

不得不说我们家与槐荫区还是很有缘分的。小女随咱生在章丘,女婿生在滨州,他们当初是在滨州参加工作又相识结婚安家的。后来同去上海读博四年,毕业后来济重新工作暂时租房子住下。首先租住的就是槐荫区的凯旋新城,而现在买下来属于自己产权的新房区也是槐荫的。如果说我与女儿两代的第一故乡还是章丘的话,那么槐荫就是咱家第三代宝宝的第一故乡了。诚然,无论是济南的章丘区、槐荫区,还是滨州还没跳出山东。

宝宝的故乡是槐荫,起码该从现在开始对槐荫有所目染,有所了解,在脑海中建立起一定的印象及情念。

槐荫区位于济南市西部,东与天桥区市中区接壤,南与市中区相邻,西与长清区相连,北与德州市齐河县隔黄河相望。

槐荫区旧名盘龙庄,明万历元年前因庄内多古槐改南、北、中大槐树庄,中华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取销南、北、中大槐树庄之称1955年根据国务院关于“市辖区应改为地名称呼”的指示,将以槐树命名的街巷较多的第六区改为槐荫区1966年8月槐荫区更名为东风区,1973年7月东风区复称槐荫区。

槐荫区现在设16个街道,水利、土地、动植物、矿藏、旅游等资源很丰富,境内济齐公路、济兖公路、济微公路辐射周围市县,津浦铁路区南北穿越。

槐荫区有众多风景名盛,腊山云屏林风花语湿地锦玉清天光匡山风雅睦里清源商埠槐馨西城旭日被称作槐荫“八大名盛”,拥有4A级景区方特·东方神画乃是泉城夜游打卡地旅游景点还有许多历史遗址和市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上周末那天我带宝宝去南辛康养公园没想到兴济河对岸尘土飞扬,几台挖掘机挥舞着长长的臂膀,轰轰隆隆,叮叮当当不断敲击着已经破损的若干楼房,有人说对岸的拆迁正在施工,看来此地近日不宜看孩子了。

本周一,我带上宝宝顺着阳光新路向南延行,习惯右拐顺上建新路,也就走了四百米吧,旦见兴济河,河两岸都有可进出的通道,咱还在河东岸上呢,忽然听到前方传来老年人唱红歌的声音:“走,看看去!”

顺着河东岸右拐前行,河的方向呈西北走势,慢弧形状。前行了一百多米有个跨河简易小桥,有几位老人领着孩子从桥上走过去:“肯定对岸有好玩的地方”,便随其后。

原来这里有块小场地,安装一架儿童滑梯和若干老人健身器材。孩子看到后下车跑过去与两三个小朋友们入伙了。我这才举朝南举目,这楼共两层,上方标志:“阳光100艺术馆”,感觉东西长百米有余。初次来吗,与一同看孩子的几位老人聊了不少,听他们说这个美术馆是民营的,三千平米,包含美术馆、紫砂馆、玉器馆、茶艺馆、红酒区及学术报告厅等。目前主要功能是艺术品展示、艺术品交易、艺术交流、艺术教育活动等,未来还要建立艺术衍生品的商店,再做个艺术书店。

第二天又来到建新路与兴济河交叉处,又一次听到老人合唱红歌。走过桥向北看,原来岸西面又是一块场地,很像个公园,场地面积比北面大,还不是一般的大!

进门停车落锁,牵着宝宝向里走。哇塞,这里人比北面多的多,进门贴东的地方是一群奶奶大姨们齐做保健操,再往里就是孩子的地盘了,东侧树荫足够大。咱家宝宝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很快进了“儿童群”。我忽然想起那些唱红歌的老人在哪里?恰好又唱起来了,方位很明确:右后方河中稠密的树林里。由此可以断定:兴济河是季节河,现在是干枯季,进一步猜测河内还有“二级岸”甚至有空场,老人们就是藏匿在这种空地上引吭红歌。

这里这才是“阳光100艺术馆”的正面,主楼坐北朝南,从门口处看似乎只有一层。咱昨天从北面看不是两层吗?很明显,楼的南北地面高程差很大,恰好一层。

继续向里走,慢慢靠近艺术馆,一楼的面目慢慢显示出来。走上楼前那座“桥面”俯视之,方见一层的真面貌,底下是精修的水池,水池上北面的门窗玻璃洁净,池中水清澈见底,池的四周摆放着盆景鲜花。

 

泉城济南的景点是很多的,从旅游的视角着眼,值得观赏的地方真不少。诸如三大名胜、七十二泉、八大景、十大著名景点等。

咱现在的任务就是看孩子,责任重大于山,不敢懈怠。孩子今天两岁六个月了,之所以带着她游走泉城,不仅仅只是哄着不哭,也是为了开阔一下眼界,增加点点见识。话又得说回来,也算沾了宝宝的光逛游了离家近便的几个景点,走马观花。

也就是走马观花,谈不上下马观花,假如真的下马观花:还想观些好花;好好地观花,那么,只能等到孩子上小学再说,起码得进了幼儿园吧!

上一篇:

下一篇: 淫雨霏霏忆父恩

标签

暂无标签

朗诵

添加朗读音频链接后,文章标题后可显示播放按钮。

评论[0条]

更多>
内容 作者 时间
  • 注:评论长度最大为100个字符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