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库 >> 散文   

江湖

作者:张健 阅读:145 次更新:2024-05-19 举报

   

/张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在江湖行走的人,多多少少想混出一个侠名。金老先生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嫉恶如仇,慷慨尚义,济人危难是侠义所为,为国为民才真正堪称大侠之风。

在合肥肥东磨店,就长眠着这样一位人物,江淮大侠王亚樵

五月,在瑶海区磨店社区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去寻访王亚樵的安息之地。离王圩村村委会不远,就是一片墓地,王亚樵家族墓就掩映在一片葱葱青草之间。整个墓地在一个坐西朝东的坡地上,墓地朝阳,前面开阔,前后还有两片杨树林掩隐,东面树林的前面有一条小河,细水清清。西面树林的后面有一口水塘,里面芦荷满塘。真是前有小桥流水,后有荷塘林荫,地势好,风景好,亚樵先生葬于此地,可静静地安息了。磨店曾经出过两个大人物,一个是晚清重臣李鸿章,一个是民国豪杰王亚樵

亚樵先生在江湖是辉煌的,他给众多达官显贵带去了阴影。

在中国历史上,有一个几乎被人遗忘的组织――铁血锄奸团。汉奸卖国贼听到这个名字,无不闻风丧胆。而锄奸团团长,就是号称“民国第一杀手”的斧头帮帮主王亚樵。

蒋介石一提这个人,假牙就发酸;戴笠若是听说这个人露面了,第一个反应就是检查门窗是否关好;汪精卫体内的子弹就是王亚樵派去的杀手留下的;连上海滩的“大佬”黄金荣、杜月笙遇上王亚樵,也得绕着道走……

亚樵先生在江湖是侠义的。

因为他出身贫寒,一向同情劳苦大众,并且具有强烈的爱国激情,所以常以改造社会为己任,以革命者自居。少年时为了寻找出路,为了朋友义气,他常常不惜用暴力和暗杀的手段去对抗社会、对抗权贵。 

后来,他又加入中国社会党,还随柏文蔚加入了中华革命党,参加过“二次讨袁”运动…… 

种种尝试失败后,穷困潦倒的王亚樵在上海滩游荡,在柏文蔚的支持下,接管了上海“安徽同乡会馆”,生活才算安定下来。

这期间,王亚樵深深体会到上海劳工的辛酸,决定成立“安徽旅沪劳工会”。王亚樵专门买来100多把斧头,组成斧头队,为饱受欺压盘剥的劳工撑腰出气。

只要哪个工会会员被资本家或地痞流氓欺负了,他的斧头队就一拥而去,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或砍或杀,异常凶猛。他们高喊:“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普通人都避而远之。 

王亚樵的斧头队在上海砍出了一片天地,拜在他之下的门徒越来越多,王亚樵也因此一跃成为“上海劳工总会”的总头目,会员达十几万,门徒增加到数千人。

亚樵先生在江湖是孤独的。 

他的行为,为很多人诟病。有人说,他满脑子都充满了个人英雄主义、无政府主义和江湖义气。

可是,在那个军阀混战,弱肉强食的年代,当被榨干了最后一滴血的老百姓到处诉苦无门的时候,还有什么能比一把斧头更管用的呢!亚樵先生说,去他娘的规矩,砍了再说!

可是对自己,亚樵先生却又近乎苛刻地坚守着自己的规矩。

坟茔上青草郁郁,一阵凉风吹来,飒飒有声,在这片故乡的土地上,亚樵先生终于回到了他儿时游戏的田间塘边,远离了曾经的打打杀杀,漫天烽火,在外的游子在游荡多年后,终于能回到母亲的身边。

而在父亲眼里,他未必是个孝子。

王亚樵的父亲是附近乡村里的郎中,用乡下话来说,算是一方有头脸的人物。当时王亚樵也在上海滩创出了一番事业所以王亚樵的父亲就想在家乡广置田产,也算是证明自己儿子有出息,光宗耀祖了。

老爷子花时间、花精力,跑遍了附近的田头,跟人都谈妥了条件,契约也都签了,然后跟人说我去找我儿子掏钱去。

结果王老爷子到上海滩跟王亚樵把事情一说,王亚樵不同意了。他说,“我有钱,但这钱一方面是兄弟们的血汗钱,另一方面是为了扶危救困,支援革命所用的,为了国家,为了助人花钱,没二话,可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这钱就不能花。”

王老爷子好说歹说,王亚樵就是不同意,结果老爷子一着急就气病了,然后一病不起,最终客死上海滩。这件事王亚樵一直也没有松口,到最后还是王亚樵手下的兄弟们瞒着王亚樵,偷偷凑钱把买田地的钱给付清了。

据说王老爷子送葬归乡的时候,从上海沿着水路走,到芜湖上岸,然后当地的警察自发聚集起来送行,八百名警察骑着自行车一路护送。沿途所过之处,老百姓自发地摆香案祭拜。

听着村里老人的描述,我想起了亚樵先生的几段轶事,于是问身边社区工作人员,都是90后的年轻人,不约而同地纷纷笑着摇头。

是啊,已是2024年了,转眼就是近百年的沧海桑田。王亚樵的故事现在或许只是活在老人的记忆里那个时代的风云人物,终究是属于那个时代的,现在磨店的年轻一辈,除了听家里老人闲暇时说些传奇故事,很难能找到有熟悉王亚樵生平了。一位民国豪侠就这样随着那一抔黄土而被掩埋,在乡土记忆里渐渐被遗忘。

最终,随着岁月,相忘于江湖。


 

 

 

标签

暂无标签

朗诵

添加朗读音频链接后,文章标题后可显示播放按钮。

评论[0条]

更多>
内容 作者 时间
  • 注:评论长度最大为100个字符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