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库 >> 散文   

云上九寨

作者:周鹏程 阅读:215 次更新:2024-05-11 举报
(原载2023年12月15日、22日《阿坝日报》副刊及2023年12月22日《阿坝日报》第三版)


                                                                                        
                                                                                       云上九寨(散文)        

                                                     □周鹏程

 

                                 一

我心怀敬畏,写下九寨。

快到目的地了,我还是百思不解。望着玻窗外飞驰而过的“世界只有一个九寨沟,九寨沟不只有九寨沟”醒目标语,这是什么意思?

无数精彩镜头对准九寨沟,无数妙笔描绘九寨沟,无数文人墨客颂扬九寨沟,无数优雅曲子歌唱九寨沟......神奇的九寨沟世界共知。

我决定千里赶来,不为别的,只为缘分。

这也许是个借口。

不过,这次我真的来了。在汶川参加完羌族文学研讨会后坐上巴桑的顺风车赶往九寨沟。羌族作家谷运龙一路上给我们讲好听有趣的故事,疲劳顿时化作欢声笑语。

到了岷江源的石碑处,周家琴催着下车,我以为是九寨沟到了,白雪皑皑中,岷江的源头隐约出现,那是一条大江奔腾的初心,也是一座雪山对一条河流亘古不变的养育承诺。雪在高山之巅,化己为汁,汇众为流,从一股涓涓细水,到哗哗溪流,再到奔腾大江,没有犹豫和羁绊,自然的曲线美。

在川西,我第一次感觉到河流与山川的默契。它们相互交融,了解彼此的需求,祝福彼此的来世,数亿万年时光见证它们携手共进。

山有神性,水有灵性。

这就是川西。

从重庆出发,到成都,观都江堰,歇足汶川。尔后过茂县,经松潘,沿岷江而行,一路感受藏羌之情,领略绝壁陡峭风光,并未有盘旋之感,上升之意,唯有酣畅淋漓之痛快。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几个红色的大字出现了:弓杠岭。红色之外,全是一片白,雪!有人开始兴奋,惊叫,拿出手机拍摄眼前的林海雪原。不过这时,我渐渐感觉到耳鸣,呼吸略略有点困难。

原来已经到了九寨沟县管辖范围了。我们是从弓杠岭的南面上来的,南面就是岷江源,现在冠上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岷江源国家湿地公园,其用意就是警示我们饮水思源。

海拔三千六百九十米的弓杠岭,藏语意思“都喜欢山”,山上有个斗鸡台,白河就从那里发源。我们没有时间逗留,无法去探白河之源。这里树密林茂,大雪淹没小径,路不甚踪,我们只好望路兴叹,插肩而过,留下遗憾。

第一夜,我们在九寨鲁能希尔顿酒店住下。

时节虽是初冬,但这里的黄昏依然明亮。度假区内,空气新鲜,蓝天白云,落日的余晖洒在沟壑纵横的中查沟沟口,红叶依稀可见,保持着绰约风姿,古老祥和的村寨梦幻般闪烁。

我想,今夜应该睡个好觉了。

 

                        

都说“九寨归来不看水”,这次就去看水!

对住在江边看惯了“滚滚长江东逝水”的我来说,越过千山万水去看别处的水,心里的好奇,不言而喻。

记得诗人傅天琳晚年写过一首诗《跟着水走,多么好》,诗中的水就是九寨沟的水,这或许是她最后的绝唱:水,挽着九个寨子/芦苇一样的细腰,就那样流/流进恋爱中的红叶/马蹄偶然留下的花香/流进时间,多么好/我决定跟着水走/如果水的门自行关闭/我甘愿做一个狭隘的诗人/如果水流不息,我就有希望/我决定把十一月的情感全部交给水/多么好......

时间就是这样巧合,我来到九寨沟也正好是十一月,初冬冷风习习,川西高原很多山峰已经白了头,枝头的残雪还在向我炫耀昨夜的疯狂。一批一批采风队伍早已离开,我们能从他们留下的作品中闻到优雅的气息。

出发前,阿来老师就告诉我们要用别样的眼光去看九寨沟。九寨沟是静止的,九寨沟也是动态的。九寨沟是文明的,九寨沟也是生态的。九寨沟是过去的,也是现在的,更是未来的。

汽车到了沟口,这里只有两千米的海拔。往前行,我们逐渐进入了一个水、山、林相互拥抱、缠绵的彩色世界,虽然脚下明显有抬升的感觉,但是车上没有一个人睡觉,都是兴奋的,无论作家,还是摄影家,抑或画家,大家的目光都以各种不同角度射向窗外。这里地处青藏高原、川西高原、山地向四川盆地过渡地带,地势南高北低,山谷深切,高差悬殊,中部峰岭海拔均在四千米以上。

越往里走,视野逐渐开阔。山,巍峨到有点畏惧的地步,白雪之上是蓝天白云,天空洁净如洗,浩渺而遥远,似乎众神诸仙即将降临。

水,墨蓝,像飘舞的彩带,闪烁在湖泊之间,水流环绕树林、枯枝一泻而下,幻如白云流走。真是“树在水中生,水在树中流”,一幅巨大的天然山水画!

此景只有天上有,人间哪能寻得到?

云上九寨,人间天堂。

漂亮的藏族导游小妹滔滔不绝地讲解:泉、瀑、河、滩、108个海子,构成五彩斑斓的九寨沟。这里有六大景观:长海、剑岩、诺日朗、树正、扎如、黑海呈“Y”字形分布。翠海、叠瀑、彩林、雪峰、藏情、蓝冰,被称为“六绝”。神奇的九寨,被世人誉为“童话世界”,号称“水景之王”。

听到这些,我们激动万千,心向往之。

沿着三十多公里的主沟前进,伴随她优美如歌的解说声,我们看见了第一个寨子,树正寨。

寨门外,白色宝塔举目可见。它是九个寨子中最大的一个寨子。自然,安放在进寨口的白塔也最高最大。据说,沟里九座白塔被称为九宝莲花菩提塔,它们代表九个藏族村寨团结一致,向上苍祈求吉祥如意。

一幢幢藏式建筑,叠拼成一个巨大的民宿村寨。可以看到,这里还在继续扩修,工程在进行中。我想一定是因为九寨沟旅游业的快速发展,这些寨子也跟着提档升级,满足游客需求。这里已经没有马致远笔下“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的感觉了,现代文明正在潜移默化改变着它们。但是,古老的水磨房、栈道,还在坚持向来者倾诉着时间的苍凉。

芦苇在寒风中摇晃,平静的水流在等待着它们复活。芦苇海里,春天活跃的水鸟敛翅而栖,鸳鸯、野鸭也回到了各自的家园,它们都在期盼玉带河春暖花开。我有所不知的是,这里曾是影片《自古英雄出少年》的外景拍摄点。这个影片我年轻时看过,对那些少年英雄记忆犹新。这样的地方,这样的环境,我不得不多看几眼,多留下几张美照。这里的高山柳,长着长长的红色胡须,这是岁月的痕迹。其实,是九寨沟水的逼迫,它们才有了这般怪异。高山柳在特殊的水环境中为了生存,不得不长出长长的触须帮助吸收养分、氧气,才能挺拔。

从树正寨出来,我才明白,九寨沟为什么叫九寨沟。

因为沟里有九个寨子。

这九个寨子来历非凡。相传,云层之上来了九个姑娘,她们把绿宝石撒向十二座雪峰,山绿了,水绿了;她们洗过澡的湖泊变得色彩斑斓;她们耕耘过的土地,长出了茂盛的庄稼;她们去过的树林,山欢水笑,她们所到之处一片生机盎然。九个姑娘重建了家园,并分别与九个藏族小伙子结了婚,慢慢地形成了九个部落,分别居住在九个藏寨中,这九个藏寨就是:树正寨、则查洼寨、黑角寨、荷叶寨、盘亚寨、亚拉寨、尖盘寨、热西寨、郭都寨。

后来,人们就把这个地方叫九寨沟。

                      

一路听闻水声。

大约是考虑到要折返的缘故,一些地方便留在回来时游览。尽管是冬季,路上游人并没有减少,依旧是人山人海。我们运气很好,这一天,暖阳高照,九寨沟金光灿灿。

突然,眼前一个巨大的白色屏幕出现。

诺日朗瀑布!

它悬挂在海拔两千三百六十五米的高处,瀑宽二百七十米,是钙华瀑布,也是中国最宽的瀑布。

诺日朗三个字藏语对音是男神的意思,象征高大雄伟。诺日朗瀑布意思就是雄伟壮观的瀑布。微信关注,才知道这面伟大的瀑布,它滔滔水流来自诺日朗群海,经久不息,“飞流直下三千尺”。那声音,是云彩在歌唱,音符间跳跃着万丈白练;那姿势,是群山在奔腾,目光里透视着沧海桑田的坚定信念!

在诺日朗瀑布面前仰望其伟岸,身临其境,既有银河飞泻,声震山谷的快感,也有寒气逼人,珠碎玉溅的惋惜。我想起了诗人杨炼的诗《诺日朗》:我是瀑布的神,我是雪山的神/高大、雄健、主宰新月/成为所有江河的唯一首领。

诺日朗,我质疑你是快速流动的水,我肯定你就是一幅浓重的油画!

我邀请邹瑾在油画前合影,这位文学艺术界的大咖欣然同意了。我想,这个合影不仅仅能留住我们的友情,也必将留住诺日朗瀑布冬日之美!多么难忘!

哪怕是瞬间。

我来时,途歇中写过样一首小诗:秋风卷我衣,我望水磨西。羌调离芦岸,残红下晚溪。在九寨沟,我还请求书法家冷柏青给我留下了墨宝。那是我对阿坝师院所在地水磨古镇的流连忘返,也是对水磨门前那条清澈河流奔腾而去的水的怀念。我希望那些山峦枝头的彩叶,那些欢笑的水,那些清纯的友谊永葆青春。

九寨沟的水是碎步,纤纤如窈窕淑女;九寨沟的水是细绳,绵绵似仙家纯酿。九寨沟的水来自天界,演绎着云上之美;九寨沟的水来自远古,传唱人间大爱。

古来文人就喜观山看水,很多好诗就像水一样畅快流出,光照文史。张若虚的“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白居易的“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杜甫的“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李白的“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崔颢的“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写出了各种愁肠的水、赋予哲思的水。

然而,凭什么说“九寨归来不看水”?九寨沟的水究竟魅力在哪里?

一是瀑布。

这里有十七个瀑布,组成瀑布群。由于我们时间太紧,更多瀑布只是一眼扫描,而珍珠滩瀑布我们却专门停下来步行欣赏。

从诺日朗瀑布经镜湖,稍行一段路程,我们便到了珍珠滩瀑布,它是九寨沟瀑布群中的精品力作。珍珠滩瀑布海拔二千四百四十五米,瀑布高二十一米,宽一百六十二米,是九寨沟里面一个特别典型的组合景观,是电视剧《西游记》片尾中,唐僧师徒牵马涉水的地方。

水清澈、干净,让我敬佩无比。

成片成规模的水穿过灌木丛,泛起雪白的浪花,它们手拉手,形成一只庞大的队伍,穿越松、杉等植被故意设置的障碍哗哗而去,潇洒冲向一个高低起落不大却早已全部钙化的巨大斜滩面。这个滩面大约有二十几度倾角,水先在滩面上缓缓流淌,钙华表面有鳞片般的微小起伏,当薄薄的水层从滩面上淌过,在阳光的照射下,仿佛数万颗明珠,闪着银光。

最后,这些略略汹涌的水流从悬崖上跌落下去,粉身碎骨,形成瀑布。

沿苍松翠柏掩护的石梯而下,一个巨大的水幕挂在前川:壮观、震撼。瀑布附近,无数的游客来来往往,他们的惊叫声淹没在瀑布的水响中。薄雾飘来,那是九寨沟的水落地后的庄严誓言。转过头来,现代版的唐僧师徒四人早候在那里,粉丝们纷纷挤去合影留念。

这时,最安静,最忙碌的还是水。

瀑布分解后,还原成水滴,水滴迅速汇聚,形成水流,它们又牵手在沟谷里欢笑而去,干净、洒脱以泉水的姿势告别古老而茂密的森林。

其它瀑布,命运也是如此。

二是海子。

我们很惊奇:九寨沟有一百零八个大大小小的海子。海子就是高山湖泊,藏语叫措。九寨沟四周群山耸立,有的终年积雪,美妙绝伦的海子成阶梯分布,成为九寨沟有名的翠海。

跟随人群走,当我还在手机上查询什么是海子之时,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长海。

那棵独臂神树向我们挥手致意。

墨蓝色的长海海水并非一望无际,却有尽头。肉眼可及,群山包围的长海静谧、安祥。湖水顺山弯去,头深藏在层峦叠嶂的山谷之中,远处山峰终年积雪,海拔都在四千米之上。

观景台对面呈现雪峰、冰斗、“U”字谷等典型冰川景观。长海四周林盛枝茂,一眼望去,水似明镜,巍巍雪峰,沐浴在蓝天白云之中,壮观奇丽。导游介绍,长海水面宽阔,但无地表出水口,水源来自于高山融雪。夏秋暴雨,水不溢堤,冬春久旱,亦不干涸。当地人赞美它是“装不满、漏不干的宝葫芦”。

“其实,并不奇怪,这是喀斯特地形地貌原理造就的。”一个摄影家一语道破天机。

或许,岸边那棵造型奇特,一侧枝叶横生,另一侧则秃如刀削的独臂老人柏同样知道这样的秘密——以及风化。

继续看水,看海子。

沿着栈道走十分钟左右,便到了五彩池。它深藏于山路下边的深谷中。虽是九寨沟最小的海子,但是它是海子的精髓。水中生长着水绵、轮藻、水蕨等,死亡后大量堆积于湖底,反射湖面呈现出黄、绿、蓝等色彩。五花海也是如此,由于海底的钙华沉积、各种颜色的藻类以及岸边五彩的林木倒影而呈现出五颜六色。这个季节,正是五花海最漂亮的时候,湖水清澈见底,岸边呈七种颜色的树叶与水中倒影交织纠缠,让人眼花缭乱。

冬天九寨沟的海子异常清澈,透过水,清楚可以看见那些倒下死去却永不腐烂的树木明显已经钙化。

那是镜海!像一面镜子,将地上和空中的景物毫不失真地复制到了水里。镜中雪峰、林岚倒映,细观水中的倒影比真正的实景显得更加婀娜多姿。

黄昏来临前,我们匆匆告别熊猫海、箭竹海、犀牛海、火花海、卧龙海、老虎海、树正群海等等,一个个形状各异、景色诱人的海子。

海子让我们最动容的莫过于那奇异的水和色彩。

九寨沟地形呈台阶式,湖与湖之间形成诸多瀑布。湖水中含有大量碳酸钙质,湖底湖堤均系乳白色的碳酸钙结晶,来自雪山的融水、森林流泉,使湖水异常洁净,再加上梯湖的层层过滤,其水色清澈如镜,蓝碧晶莹。湖中水藻,灌丛繁生,湖底色彩斑斓的沉积石在阳光照射下,呈现出蓝、黄、橙、绿等色彩,绚丽夺目。

湛蓝的天,银白的峰,翠绿的林,一齐倒映湖中,如诗如画,不得不承认,它们是“天下第一水”。

水是九寨沟的精灵,因为有水的神秀,九寨沟以原始的生态环境显现“自然的美,美的自然”。九寨沟的水来自天上,来自云端,它洁白的颜色,化身为雪。然后历经万般苦难,融化为水,成为地球的眼泪,一滴一滴沉淀下来,只有胜利者最终才能成为九寨沟的水!

晶莹而剔透的水!  

光荣而神奇的水!

还怀疑“九寨归来不看水”吗?

 

                             

第三天,我们计划去探访九寨沟县内的其它“九寨沟”。还是那句“世界只有一个九寨沟,九寨沟不只有九寨沟”标语牵引着我们在川西高原奔走。

九寨沟除了有丰富的古生物化石、古冰川地貌,还有七十余种国家保护珍稀植物,有十八种国家保护动物,比如大熊猫、金丝猴。

先去金丝猴谷!

这天下午,我们的行程首先是去神仙池景区。神仙池,藏语里称其“嫩恩桑措”,意为仙女沐浴的地方。它静卧于川西北高原岷山山脉南段,与九寨沟遥遥相望,秀美景色分布在一条长达三千米、宽约三百米的高山峡谷之中。

这里是原始森林,四周地势险峻,峰峦叠嶂,曲涧幽深,云雾缭绕。沿着古朴的木制栈道慢慢上行,沿途是郁郁葱葱的密林,在翠绿的松柏和红桦的枝条间,不时有可爱的小动物窜过。成片的山坡被黄色、乳白色钙质所包裹,形成奇特的盆状钙化池和钙化坡,层层堆叠在面前,池中的水色发出一种独特的“九寨蓝”。  

为了看金丝猴,在神仙池我们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去等神仙驾临,溜达一圈,尽到“到此一游”的义务,就匆匆返回。尽管时间抓得很紧,参观完神仙池已经下午三点多钟了。

哗哗河水,陪伴我们蜿蜒进山。一路可见独特的藏羌风情,白河乡的面貌焕然一新,成片的苹果树早已收摘完硕果,偶尔一些柿子树上还挂着几盏小灯笼,这让我们感叹乡村振兴、旅游开发给当地人民生活带来的巨大改变。同行的阿霞深情向我们讲述她的家乡往事,童年时的记忆刻骨铭心,让我们深深记住了她的老家白河乡以及白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因为还没有完全对外开放,我们只有在去保护区的小路上碰运气,看有没有“偶遇”。下车不久,我们便听到了金丝猴的叫声。也许是因为下山觅食的缘故,一大群川金丝猴大胆活跃在进山的河谷地带。它们有的在树上窜跳,动作轻盈;有的在地上争抢食物,萌态十足;有的在层峦叠翠的山林峡谷玩耍,自然流畅。我们近距离接触的,大约有上百只野生川金丝猴,面颊呈淡蓝色,全身金黄、毛发油亮。

管理员向我们介绍,白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其独特的地形地貌和适宜的气候条件润育了丰富的植被类型,为川金丝猴的生存和繁衍创造了良好的栖息环境。川金丝猴属于我国特有物种,具有极高的学术研究价值,是世界瞩目的珍稀濒危物种。

一路回来,夜幕里,那些可爱的猴子痴痴地看着人类眼神的场景在我脑海中久久盘旋。

清晨,在海拔两千余米的九寨庄园醒来,屋外已是烟雾朦胧。昨夜的一场雪给这个云端酒店带来了零点以下的温度。这是一个被称为悬崖之上的酒店,悬崖之下就是美丽的罗依“千户古寨”,春有花、夏有果、秋有景、冬有趣。罗依农业生态园被誉为“雪山岭下自然佛,走马遥观转经阁”,是九寨沟传统文化的宝库。这里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心灵回归之感。

坐在床上,探出脑袋,壮观的梯田和古朴的村寨在遥远的山下,被游走的大雾包裹着,若隐若现,幻如仙境。“红枫凋去又霓裳,看水观山寻大王。莫管世间炎凉事,一波清水最光茫。”仿佛,昨夜那场书画家们的文艺沙龙还没有结束,龚光万先生的书法作品刚刚被云雾带走;仿佛昨夜那堂讲座还没有散场,李兰玉女士的文学与生态理念正像一幅水墨画徐徐展开......

其次,是去甲勿海大熊猫自然保护区。

从大峡谷上的长桥迈过,远远地可以看见大熊猫悠闲散步的可爱样子。而这时,甲勿海的雪纷纷抢着从空中飘落,海子四周,山早已白了头,秋天的彩裙转眼成了银装索裹。喘着粗气的探寻者忘了时间的流逝,沉浸在几亿年前的抒情或毁灭中。

媒体人李向雨不顾雨雪交加,拿起手中的相机,给唤作“海海”“天天”“新新”“小礼物”的大熊猫照相,记录下它们散步的悠闲样子,这或许是人类亲近自然的最好方式。

“大熊猫与金丝猴,白天鹅与裸裂尻,鸟兽呈虫鱼的轮回,演绎出纷繁不息的生命奇观。独叶草和叶上珠,玛尼石和祝酒歌,风花雪月的衍替,诠释着天人合一的哲学答案。”细读阿坝艺术家王庆九的文字,我终于找到了“九寨沟不只有九寨沟”的原因。

在非遗博物馆,我曾抚摸那段冰冷的历史。

这里的人类活动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七千年左右。新石器时代在九寨沟的周边地区,曾经有着繁荣的古代文明,这里的文化遗址和古代建筑物见证了九寨沟的灿烂历史。

九寨沟的美我早已听闻,都说“黄山归来不看山,九寨归来不看水。”水,永远在那里歌吟,而远古的文明是否被我们一一挖掘?

都说,九寨沟是人间天堂,童话世界。然而,其美来自哪里?其神奇又在何处?来之前我就有这样的思索,来之后悬疑终于放下。

所以,我更加敬畏九寨沟了!

没有人亲眼目睹九寨沟沧海巨变,没有人看见那九个寨子是从何处飘来。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一个考察组悄然来到这里,神秘面纱才逐渐揭开......

正像吴中伦教授所说:我曾到过欧美数国,也未曾见过这样奇美的自然景色,这样的景色,必须很好保护起来!

直到被列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直到被列为世界自然遗产。

直到被列为国家五A级景区。

九寨沟的历史不仅仅是一段故事,更是一段古老文明的呈现,是整个人类文明的见证,是自然与人类和谐共存之标本。

一切都是神奇的传奇,一切都是云上九寨的宿命。

遭受“8.8”地震,经过灾后重建,云上九寨补妆归来,更加名声远播,探寻者纷沓而至,九寨沟的历史开始重新书写,古老的文明一点一滴地展开。

特别惊喜的是,在住所我阅读到一本创刊不久的《九寨文艺》,深深打动了我。高原明珠,需要精神呵护;地球之眼,需要艺术勾勒。

神奇的九寨沟,需要文学表达。

有了灵魂,她一定会重新飞扬和绽放!

 

                          2023年11月19日于渝之西郊

 

作者简介:周鹏程,中国作协会员、重庆市作协全委委员兼报告文学创委会副主任、重庆新诗学会副会长、重庆市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重庆市新闻媒体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个人专著10部,公开发表作品三百万字左右。曾获重庆市“五个一工程”奖、重庆文学奖。



上一篇: 四君子

下一篇: 走进桃花源

朗诵

添加朗读音频链接后,文章标题后可显示播放按钮。

评论[1条]

更多>
内容 作者 时间
最向往的九寨沟,可惜抽不出空。 匿名 05-11
  • 注:评论长度最大为100个字符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