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库 >> 散文   

爸妈别走

作者:宋元浩 阅读:421 次更新:2024-04-09 举报

爸妈别走

爸妈,人类血脉河流之源头;因儿女变成爸妈,人间由此永恒。

——题签

宋元浩

2012年春夏之交,我遭到了两次难以承受的重创:仅在4个多月内,我的高堂双亲先后去世,这胜过天塌地陷,我的人生运程倒回那寒冷的冬季。

那年元旦,是农历腊月初八。凌晨,我习惯地三四点钟起床。正在准备履行文字的艰难跋涉时,寿星老爸的呼唤声从一楼传到了二楼。我十分警觉地下楼奔向爸妈房间,他们俩双双98岁高龄。老爸呆若木鸡地站在床头,他双眼混浊地显出无助的形态。他朝着我从喉咙里挤出3个字:“你姆妈……”我的脑袋“嗡”的一声爆炸了。然而,我不相信姆妈走了,昨天晚饭前,老婆叫我把粘上番薯粉的油炸小鲫鱼端给他们两老吃,姆妈笑开了那副缺牙的嘴说:“好吃,好吃!”她的情绪相当好,怎么可能只过一个夜晚就走了?

    姆妈睡在靠墙根北角的床里头。我双膝跪到床上去,右手伸进姆妈被窝里一摸,她的心窝子热乎乎的。我大声地喊她:“姆妈,姆妈,您醒醒,您醒醒……”我连续喊了好多遍,她没有一点声息。她没有死,不会死,她的心窝子还发热?我叫老婆打电话请医师来。医师戴上听诊器一查,他说:“老太太走了。”心窝子发热是因为暖手袋的缘故。啊,姆妈走了,她真的走了!此时天旋地转,我不知道该干什么,是哭呢还是大声喊叫?今天是个大日子,元旦是新年伊始,她老人家怎么连粥都没喝上一口就走了?

我守候在姆妈床前,那旧式的闹钟嘀嗒、嘀嗒地一分一秒过去。整整过了几个时辰,我都没有哭,眼里也没有泪。我把脑袋靠在竹椅子上,不知想些什么。姆妈历经多少劫难都好端端地挺过来了,为何这回她真的会走?姆妈曾经说过:她这辈子吃的苦太多了,为让下辈子滋润称心地过日子,她走之前最好吃点油腻的东西。哎呀,好在昨天晚上老婆给她吃了点油星,要不,我们的心里怎能过得去?我不晓得还想了些什么……直到姐姐呼天唤地的嚎啕声才把我惊醒。姆妈走了,大地坍塌了,老树倒下了一棵,我的心即将冰封!

随后,我精神仿佛地一天挨一天过,心中放不下另外一棵老树。老爸说,他不消半年也会走。真的会这样吗?老爸在说气话吧?当想起不久前朋友送来的那对“公母”家鸽,因宰杀了一只,而另一只不再吃食了,逼迫我们不得已也结果了它。飞禽尚如此,何况人呢?春寒料峭过去,苦雨凄风过去,强忍住心滴血,烟雨朝花凋谢,日子不停地往前走着、走着。当147天撵着我艰难的步子赶来时,我的人生又遭到了震撼的奔丧!

2012年5月19日,我正在浙江省安吉县“中南百草原”参观学习。中国文联《神州》杂志社、《作家报》等单位在安吉举办“走进百草原”诗文书画征评活动。突然,一个电话犹如雷霆电闪似的,险些将我击昏在那堵该死的墙角上。

怎么啦,我的老爸呀?我出门前您不是再三叮嘱我说:“你去吧,我没事!”真的,他老人家当时的面色比姆妈走时鲜亮得多,而且饭量也不错。当他听说我的长篇纪实散文《生死辩驳——姆妈的九九八十一难》,被评为一等奖作品、并安排我在大会上发表获奖感言时,他老人家兴致很好,坚信自已地对我说:“你去吧,我走不了。”为此,我拜托堂叔帮我费点心思关顾一下。想不到、想不到呵,奔丧的电波竟然如此快捷地把我击倒在千里之外的颁奖会上。他老人家怎么不许信诺?难道这就是我的“乐极生悲”?

凭着《记者证》,我连夜登上火车胡思乱想地往家里赶。在瑞金市人民医院CT室里,我大声地高喊父亲:“爸,我回来了,我赶回来了!”我把手伸向老爸,他紧紧地攥住我,好像生怕我又离开了他似的。此时,我庆幸老爸还活着,我的天还在头顶上罩着呐!尽管他说不出话来了,可他的鼻息尚存,我能及时观察到老爸的“风云变幻”……

我强烈要求医院抢救老爸。他是“大柏地战斗”的“捡柴赖子”;在长征队伍中他是“红小鬼”;他好不容易越狱后返回老家,他是捡回来的一位苦命的“老马列”、“老佛爷”;我要铸就一副钢铸铜浇的大铁链,将他牢牢地拴在我的脊梁上,让他永远不会离我远去!

然而,我的这副大脚链没有把德高望重的“老佛爷”、“老马列”拴住。我失败了!绝望了!我为何挽留不住敬爱的老爸与姆妈?痛哭吧,悲哀吧,让我的心窒息、枯死,让生命的圣火燃尽!因为天塌了、地陷了,蜂王没了,窝巢破了,老树倒了,鸟雀飞了……

唉,“子欲孝而亲不待”,只有爸妈别走,儿女才永远不会老去!

(烂笔头2024-4-9草1718字符

备注:

① 伯父宋兆恒与父亲都是“大柏地战斗”的亲历者,伯父17岁,父亲14岁。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颁发的《烈士证明书》载明:“宋兆恒,中央教导团排长,北上无音讯,继子:宋元浩”。

② 新中国成立后,父亲宋兆镇任乡长,在组织的安排下,他先后辗转于湖南长沙、江西南昌等地寻找兄长宋兆恒无果,故把长子宋元浩过继给兄长名下为嗣。

③ 作者的父母亲于2012年前后147天内去世,父母双双享年98岁。

宋元浩【两栖作家】

    瑞金市鸿博之窗工作室主任、总编辑,中共党员,退役军人(红二代),加入中国文联、作协所辖13个协会,原《大公报》资深记者,“国宾礼”特邀艺术顾问。虽享誉“中国当代艺术名家”、“诗书大咖”、“赣地书圣”,可树大招风,其实难副,且树梢上久站不易!

通联:江西瑞金市融媒体中心《鸿博工作室》宋元浩 邮编:342500

/微信: 13879717982  邮箱:1296738106@qq.com


上一篇: 悲悯与文学(55)

下一篇: 春风 七律

标签

暂无标签

朗诵

添加朗读音频链接后,文章标题后可显示播放按钮。

评论[3条]

更多>
内容 作者 时间
反映、表现爸妈的作者,曾经都是爸妈的孩子。当孩子成为爸妈时 ,曾经的爸妈都将逼不得已地离去…… 宋元浩 06-10
欣赏佳作。 曾志京 04-10
爸妈永恒,儿女孝敬爸妈也应永恒,同样儿女也应该成为爸妈。 匿名 04-09
  • 注:评论长度最大为100个字符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