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库 >> 作品展   

徐初眉

编辑:admin 阅读:390 次更新:2020-11-22 举报

徐初眉徐初眉
 徐初眉,女,网名不等井枯,现年七十一岁,研究生学历。知青后曾先后当过教师、工人、公务员,也曾下海經商。曾自费编辑出版《团长之后的追寻——我的团长我的团评论集》。


小宝奶奶:

《西行漫记》(一)


  这次出门,是应先行月余已稍有扎根感的阿彭之约,目的地:千岛湖西边略偏南方向一条支流末端的一个小镇——汾口。从地图上看,这条支流就像千岛湖的一条细细长长的尾巴。

  车过富阳,一座座青山便似久违的老朋友般迎面扑来,亲切异常。

  车主小朱是位运动达人,經常会到千岛湖游泳,熟悉湖上的好几个入水口。怪不得能把车开得那么稳当,且四个小时的车程连姿势都没换一换!

  公路边时不时露出一汪或一片墨绿色湖水漾着山色天光,让人感觉透心的宁静和舒畅。

  阿彭摇控指挥,走的是南线,还专门嘱咐在上江埠桥边下车看看风景。

  三十六度的高温,所有的雅兴都已被秋阳的余威熬干暫且不论,万万没想到的是车一进千岛湖城,旋即被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层层围住,惊得人目瞪口呆南北不分。

  小朱说附近有个啤酒厂。记忆中的啤酒厂透过低矮的围墙和圆椎形的大罐就能看到大片的湖面,可现在呢?不是说淳安是特许只要青山绿水不求gtp的吗?为什么会成这等模样!

  是但凡有点门路的权贵都在这人间仙境中插上一脚,所以这里就留下了他们一栋栋巨人般大腿似的楼房,将所有的规划和景观都踩在脚下!

  有一天,他们会感到内疚后悔吗?

  终于过桥、出城!车子又行驶在梦幻般的青山绿水间。从高速下到县级公路、再转到乡级公路。路虽越来越窄,景却越来越美。

  阿彭打电话过来,告诉已在村口等侯。

  快到了,终于快到了!快见到好久不见的老朋友,快过上不闻马达鸣,只闻鸡犬声的田园生涯。



小宝奶奶:

《西行漫记》(二)


  十年前曾随阿彭一家来这一带看油菜花,有两个地方记忆深刻。一是迴溪村口有棵直径一米半粗的古樟树,四处舒张的枝叉大多有五十公分粗。有一枝伸向河水的竞遮掩了半条溪流!冠盖的葳蕤茂密犹如一座山峰,又似条条青龙在空中飞舞。大树古树见得多了,但能长得如此威严端庄、又恰在山边水旁守护在村口,展示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威武雄壮的,它是唯一。

  另一处就是茶山村。茶山村是个建在半山腰、几乎垂直的小山村,站在最高房屋的门前场地边缘,能看到十米下另一房屋背后的人在山泉边洗衣裳。在这个村方氏宗祠的“敦睦堂”里,有一个现代历史不敢忘却的纪念馆——茶山会议陈列室。

  一九三五年一月八日,天寒地冻。担负着北上抗日先遣队重任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军团,在皖南、皖浙、皖赣边境地区辗转跋涉了二十多天后,从开化的大麦坞等地进入遂安的樟村地区。当天晚上,红十军团在樟村、扎源、黄林关等村宿营,司令部设在樟村地区。翌日凌晨,红十军团从樟村出发,翻山越岭进入安徽歙县。行军中发现歙县石门方向有敌人狙击,故又退回,于当天下午四点多又回到茶山、半山、土太厦。

  一九三五年年一月九日,红十军团军政委员会会议就在此召开,史称“茶山会议”。会议由方志敏主持,有粟裕、刘英等四百多人参加。会议根据中央军区的电报指示精神和当时的实际情况,军团部分同志主张化整为零,变正规军为游击队、变正规战为游击战,以摆脱困境,并提出了具体方案,最后决定全军南下。

  我不能不想到大舅。因为当时他是金萧支队三大队的大队长。

  大舅,你来参加这次会议了吗?

  记得外婆跟我说过,为了能给你几个钱,寒冬腊月她当掉了自己的棉袄;记得爸爸对我说过,他之所以辞职杭州回家乡到离县城五十多里的山村小学当校长,就是为你传递信息筹措經费;记得妈妈曾对我说,那段时间,县城里到处都张贴着悬赏五十块大洋换你人头的布告。她既想见到你又怕见到你。一天深夜窗下轻轻地敲击后,终于响起了“姐,是我”的声音。豆油灯前,你一身破烂满脸伤痕,匆匆地吃了几口冷饭,只说了句“别告诉妈妈”,拿上东西就消失在茫茫黑暗中。这一走,竞也成为永别。

  大舅,不到二十五岁的你倒在黎明前。虽被追认为烈士,可噩耗传来,外婆还是聋了双耳,从此再也听不见人间的任何声音。大舅,老家至今还保留着你左右各挂一把驳壳枪英姿飒爽的照片,你的坟墓已被父老乡亲们迁移至宗祖山上,以便他们年年祭拜。

  大舅,今天我二到茶山,看到他们将红旗刻在中州镇口的悬崖上,公路两旁,红五星从中州一路闪烁到茶山脚下,并在此建立了“红色教育基地”,参观的人络驿不绝。

  是啊,现在还有多少人懂得“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

  你自小天资聪慧,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考入金华一中。日寇侵华国难当头时,你毅然放弃学生生涯投身革命,长年累月在崇山峻岭间穿行,餐风宿露挨冻受饿兽攻蛇咬全不在话下。为的,不就是赶走日寇“让天下劳苦大众得解放”吗?

  而今,在浙西这样的穷山僻壤也已是村村通公路,家家盖新房。

  大舅,你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如果在天有灵,就笑一笑吧!

  二00九年国庆我回乡探亲,看见县政府门口的宣传牌上有张与真人同比例的照片,可是一行人中排在最前面的应该是你但不是你,而是你当年的通信员。他把你的身影剪掉了!我有些生气但没有声张。过了不久,他老家的房就莫明奇妙地半夜起火烧掉了。他也害怕得再也不敢回老家。

  公道自在人心。

  大舅,你就这样坦坦荡荡、默默无声地行走在天地间,看尽沧海桑田吧。下辈子,你还是我的老舅!  


中国作家库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