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库 >> 小说   

长篇小说《白马风光 》(18)

作者:邱建辉 阅读:414 次更新:2023-11-19 举报

长篇小说《白马风光 》(18

程雄和夫人,媳妇及孙子。程雄和夫人,媳妇及孙子。
 

 

    十八

              眼看就要到中午11点半左右,三十五队的业务员表弟很热情地要留我吃饭,我对他说我中午已经与朋友说好了到他家吃饭,现在就要赶路去思河,之后我返回阿贵家。这天刚好嘉福村里有户人家新房入伙,在村里大摆酒宴。阿贵要我一起去喝酒,下午才去程雄家吃饭。我只好随他们的风俗包了五十元的红包给房子主人,就在他家吃了顿丰富的酒宴。

             2012717日晚,我和蒋毅以及福村的阿贵到程雄家吃晚饭。从思河集市通往农村六队的路都铺上水泥路了,山脚下的河面上也修一座水泥桥,进入农村这里的大道也是水泥路。算起来我也有三十多年没来程雄家这里的农村变化真大。程雄的家还是在老地方,蒋毅也常到他家做客,所以我们不用问人就可以直接到程雄的家。

              在海南黎族苗族和汉族通婚是很常见的事,但黎族和苗族村里的孩子到农场与汉族的孩子一起读书就比较少见。那时因为地方政府有自己的学校,他们的教学多是用本地方言讲课,而农场的学校只用普通话。

程雄是南方农场白马中学里为数不多的苗族学生之一,也是我们同学里独一无二的苗族学生,我是在读高一时认识他的。那时程雄与我是同班的同学,可能是苗族的孩子体力好,班主任任命他为班里的劳动委员”。每当上劳动课时,程雄总是最早完成班主任安排任务的那个人,同时又是最喜欢帮助其他同学的人,所以我们班劳动课程雄最受女生欢迎的那个人,他也是最得帮女生完成劳动任务。

读高二时班主任安排我与程雄同桌,他当上了副班长。而我因地理历史科目成绩优秀,班主任就让我任班上第二组的组长负责帮老师收每个同学的地理和历史作业本老师批改好作业后,在交给我统一发回给同学

            程雄在农村六队我们学校不远,走田间小路大约需要半个小时左右,所以他可以不用住校生活。虽然程雄不住校,但学校晚上的自修课他都常来参加。因是同桌同学,有时天气不好刮风下雨,我都会主动把程雄留在我们宿舍,吃饭时我会买多一份饭菜请他吃。有时晚上学习活动太晚了我就不让他回家,拉他和我同床一宿。而他也常从家里带一些农村的小吃请我吃,就这样我与他成了好朋友,关系就如亲兄弟一样。

               记得程雄外公过七十岁生日那年他就叫我去他家吃饭。程雄在学校读书二年,这是他第一次请我到黎村他家吃饭,我不知送什么礼物去好。父亲知道后,就请服务公司的点心师傅做了一个生日蛋糕让我带。当我拿着蛋糕走进村时,发现村里的很多人都已经开始坐在地喝酒了。原来程雄的外公懂中草药,还是这个地区远近闻名的苗族民间草药师傅一年三百六十天几乎每天都有人找他看病,跟他当学徒的也很多。外公在这一带威信很高,难怪这次他老人家过生日来的人特别多。

               海南的黎族和苗族人不但好客,还很融合交往。农村里有人办喜事时,全村的人都会主动参加帮忙,客人不用每家每户去请,只是提前通知远房亲戚,他们就会一个通知一个,这样大家都会知道,也很自觉地赶来参加喜宴

              不论是黎族或苗族办酒席,村里人喝酒很特别,他们没有时间限制,只要人来了随时随地都有酒喝。因来喝酒的人很多,他们把一张很大的子编的铺在地上,竹席的中间没有菜碟,只是大盆大盆已经煮熟的鸡鸭鹅和猪肉等酒菜。大家来了就围在竹席随意就位。有的喜欢双腿交叉盘底而坐,有的两腿蹲在一旁每个人都用碗喝酒他们或许互相陌生,但吃起来用手抓肉往嘴里塞也没人笑你。有时筷子不够用,就二个人用一双筷子,谁也不讲究。喝酒也是一样,一碗酒二个人你一口我一口地喝,喝完了再添加。他们喝的酒都是自己家或村里人蒸的米酒,浓度不高据说只有10度左右,但很醇香喝多了也会醉人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本地苗族人的酒宴,也是第一次与众多的人坐在地喝酒,让我终身难忘。海南现在的农村已经没有人坐在地上喝酒,请人吃饭都很讲究,桌子板凳酒杯一样都不会少。

              苗族人每年都有自己喜庆的节日,那就是三月三,我第一次过“三月三”也是从程雄那里知道的。记得有一回他从家里带了一种很特别的东西到学校请我吃,我看到他带来的东西是用树叶包的。打开树叶,看到里面是竟然是几种颜色的小饭团。程雄告诉我这东西叫五色米饭,是苗族人每年三月三特有的美食,因制作工序繁多,所以平时难得见到苗族人只有每年的三月三才有这种美食

               我们宿舍的几个同学也和我一样,都是第一次见到程雄拿来的这种“五色米饭”,大家都很好奇,但谁都不敢出于对程雄信任,壮着胆子好奇抓了一点点放到嘴里,但觉入口粘粘的有一种糯米的感觉,不咸也不甜,淡淡的什么味道都没有。我坦白地对说程雄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这么多颜色的米饭,心里有些害怕,还是不敢吃你不要见怪

               程雄见宿舍里的同学都不敢吃“五色米饭”,就解释说海南苗族人每年的农历三月初三,家家户户都会用山兰米蒸成熟饭,再把从山上采集来的黑、红、黄、紫几种天然树叶放在一起捣烂,然后再放到锅里加水煮开,分别染在蒸熟了的山兰米饭上。之后用大张的树叶包好,这样就可以吃了

            大家听了程雄的介绍还是不敢吃,最后程雄只好自己慢慢吃完免得浪费。往后他再也不拿五色米饭给我吃,而是拿用山兰米包的粽子给我吃。

            虽然我不敢吃苗家人的美食五色米饭,但我对他们在山上种的旱稻山兰米独有喜好,我觉得用山兰米包粽子的味道比水稻的糯米好吃。在海南时每年的端午节或过年的时候,我都会找程雄要上几斤山兰米。他知道我喜欢吃,有时也会主动送几斤米到我家。

山兰米是海南特有的一种旱稻,种植环境要求很高,容易受到山鸟,老鼠和野猪的破坏,产量很低。并且同一块土地不能重复播种,而是要选择一个新的地点开垦才能播种。按现在的说法,种山兰米也是对山林的一种破坏。

           这次回海南参加同学会活动我又跟程雄提起山兰米的事,他告诉我山兰米是种在山上的,每年种植一次就要破坏一次山林。政府早就封山了,所以现在我们这里已经没有人种这种米,算绝种了

 山兰米绝种,在中平地区绝种,这令我很吃惊,据我所知中国只有海南地区有这种物品。我原本想借这次参加同学会活动,可以多带些山兰米回广州慢慢吃,看来我的计划落空了。

           在海南生活三十年,除了山兰米是我喜欢吃的东西之外,还有一种甜蜜蜜的东西让我想入非非,那就是野蜜蜂糖。记得很小的时候,父母上山开荒时偶尔都会从山里带些蜜蜂糖回家给我们冲白开水喝。因当时商店的糖都是按“糖票”供应,有“糖票”还不行,还要花钱买,所以不是每个家庭都能有糖吃的。而山上的野蜜糖虽然难得,但它不花一分钱就能当糖吃,所以我小时候每天都盼着父母上班时能从山上带些蜜糖回家。长大成年后,我在三十五队工作发现这里的苗人每年都喜欢山上采蜜,我也会主动与苗村的朋友上山找蜜蜂当然采蜜糖的时候少不了会被山蜂追杀,整个过程刺激又精彩

这次回来参加同学会活动,我还是想带些海南正宗的野蜜蜂糖回广州。程雄告诉我因早些年海南的山林被砍伐严重,现在正宗的野蜜蜂糖已经很难见到,就算偶有人找到少量的蜜蜂糖拿到思河菜市场卖,也要120元一斤。不要看这个价钱手慢了你还买不到呢听了程雄说的话,我心里凉凉的。

看我失落的样子,程雄接着又阿辉,我也很想你这次回来能带些海南特产回广州,毕竟三十多年回来一趟也不容易。但实在可惜的是现在我们这里真的很难找到你想要的东西”。

我也苦笑了笑说道“这里的山兰米和蜜蜂糖,都是我儿时的记忆,能用钱买的回来都不是问题,现在没有希望,实在可惜

 

             欲知后续发展如何,且看下回更精彩。

 

                            邱建辉笔于羊城

                                      2012819

 

上一篇: 故乡的泥土(组诗)

下一篇: 深秋的银杏

朗诵

添加朗读音频链接后,文章标题后可显示播放按钮。

评论[2条]

更多>
内容 作者 时间
是的,我也跟苗人山上种过山兰稻,整个过程与你说的一模一样,只是现在已经没有了,山兰米只能成为我们的记忆,实在可惜。 邱建辉 11-19
又说到栅栏米,典型的刀耕火种,我们亦学苗胞试种过,先选块较平缓的山坡,砍光树木荒草,爆晒一段时间后放火烧掉,之后就清岜,然后用木棍给黑灰遮盖的坡土上避开石头和树头随意到处戳个洞,将几粒稻种放入洞里后盖上土,再在地块周边围上栅栏防野兽,途中除草两到三次就可以收割了,不用施肥,这就是以前没见过的旱稻。 匿名 11-19
  • 注:评论长度最大为100个字符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