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库 >> 散文   

最美故乡路

作者:黄鑫 阅读:425 次更新:2023-09-24 举报

 最美故乡路


  ——献给我亲爱的故乡,母亲


  年年春日异乡悲,

  杜曲黄莺可得知。

  更被夕阳江岸上,

  断肠烟柳一丝丝。


  总喜欢站立在田埂上,看那春暖花开的季节,思绪插上想象的翅膀,发酵灵感里的意象,在希望的原野上书写梦想,在高山上的盆地里,那湛蓝的天空下写诗作画,度过每一个快乐的时光。

  此刻,我的情绪便是辽阔的天空,天空也如我的心情一样遥远。我在高山上的原野里放声高歌,歌唱原野变幻多情的四季,歌唱春风吹拂的壮丽山川,让每一个音符滴落壮美的梦想,激响更加安宁幸福的乐章。乡村,扑朔迷离的大地,是一种怎样的意境?田野、村庄飘落的岁月;操着一样腔调的乡人,一叠已经摘落和漂洗成原色的日子……

  美丽的村庄让我不间断不停歇不止境地怀念!怀念一条深巷和一涓细流,怀念一棵枯树和一座老屋;怀念一张照片、一双眼眸、一声叮咛、一单背影……

  让我永久地怀念!怀念如一缕清香、一根蜡炬、一袅炊烟、一朵浪花、一片落叶、一绺月光、一杯红酒。当我与你分别后,怀念是一滴泪,一行泪珠,把泪水化成一行方块字,一篡心里话。那边的天,更加湛蓝,风更加柔软,山更加翠绿;那边的心舒卷成白云,歇一次脚都会成为怀念。

  我站在发亮的石板上,静静地,悄悄地,默默地驻足着老屋檐。在窗前,在门口,在村口,不再是转瞬即逝,随来随去的观望。村庄涨满阳光月华、和风细雨。孩提时捕捉的红蜻蜓还是那样的美丽,在空中飞舞,招引着小蜜蜂穿梭在我的记忆,流连着童年的话题。

  故乡,丰盈着泥土的声音,是童年传唱到老的民谣,是游子岁月里的风声,新月下的颂词。故乡,诉说着民情,乡土风雨在飘扬,生我养我的稻田挂着一穗穗不倒的叮咛。听雨声,故土的内心呈现出博大的宁静,淋漓尽致又古韵长生;听风声,如民谣在那一片秋色里。美丽的村野总是以一种温暖的姿态容纳梦中的一切,随忆故乡如一支歌,随着风声辽阔……

  故乡的路,倾听着春夏秋冬的风韵,欣赏鸟语花香雾气腾腾的诗意。听花声响,看到月光洒落的声音,在枝叶的掩映下衬出笑容,一排排燕子、鹭鸶、野鸭偶尔呢喃;乡村、微风、鸟语、哗哗的小溪水,弹奏着时代的旋律,那是离别之情如乡愁隐约自语;鸟鹊莺歌,稻浪浓香,花团锦簇溶进你的生命,顽强的侵入在你生命的温床上,转眼渐黄渐红。

  夜深了,诗歌的气味还在我的眼皮下飘动,传唤着来自诗者的优雅与柔美。在生活的缝隙间传出笑声和鞭炮声。喜悦、善心、愿景、爱情、婚姻、家庭在一张纸上真情袒露,写成心语的散文。游荡的心思,写在秋天的封面,如枫叶金色般洒落在大地。山川、沟壑笑容满面,那些在季节中游荡的岁月是一种战栗的词汇。流淌的笔尖叙述着我们往日的回忆,人生的行囊里装满的是一整个古镇,装满母亲那慈祥的笑容。“我想您无需华丽的词汇,无需过多的修辞。我不是一个浪漫的诗人,不善把春天的花朵插在您的胸前,不善把初夏的美景化作思念,我只是一个还让您牵挂的孩子,无论经历怎样的沧桑漂泊,归来便是宁静;无论距离多远,归去是心底真心的渴望。”人生,或许梦想是漂泊的风筝,只有经历风雨方能蜕变,于是为了这份梦想我们随风高扬,飘遥在辽阔的旅途。人生,忍受风雨孤独摇曵,那些关于一个人的坚强和倔强,那些关于故乡的情深与愁怅,便在心头磨去初心的色彩。

  河洋谷的上空反映出绿色,像油画布上油彩一样抓紧了天边的一道彩虹。微光洒在茶园,忧郁随着水渍渗透清香的泥土。秋过冬藏,幸福伴随茶树,新芽探出枝头,给春天送来一缕温馨,那份故土茶韵飘香,真情弥漫。蓝天下可爱的小蝴蝶,穿梭在清香的茶花间,欢乐地飞歌起舞,把情丝和那窃窃私语网织在静谧幽然的茶园中,在热土里酝酿、重生;青山远处突兀的山坡像少女的双乳,期待着爱情的种子,期待着农夫安抚,沃野千里一种情丝对大地深沉地眷恋!      回忆像一面镜子,记录着我们无限的欢喜,记录着曾经坎坷路途,记录着深埋在心窝的秘密,也记录了家常便饭,有一种深情,浓郁或淡雅……

  母亲的笑容是我心中优美的小夜曲,她的呼唤是我早读的钟声,大手牵着我的小手走进人生。在我幼稚的时候拉我小手漫步在蓝天下,漫步在乡间的小道,欣赏着远山的炊烟,阅读着大山的另一边。小村,喜鹊叫的格外响亮,笑声陪伴我和母亲,一起去看那一片片飞动地祥云。童年的时光特别短暂,我一天天长大了,油灯下的母亲脸颊瘦削,我的梦幻与母亲的现实融为一体,走进生活的烽烟,蓬勃浪漫的绽放。    母亲,我多么迷恋你的怀抱,温暖、厚实、安全,我常常深陷于对你的怀念。看见青年的我临窗独坐,耕读在乡间,母亲呼唤的声音弥漫了山中所有的缝隙。对母亲的怀念,是我一生在她怀里掏不完的甜!舞动笔尖自然涌现母爱,母亲是我人生的第一本教科书,她在我心中发光发亮,读着读着踩踏青春地脚步,畅游在宽阔的大道上,风雨兼程走过知天命的门坎,走进我的梦想,载着快乐闪光的眼影潜在繁华的都市。

  

  书房的音乐声传来《故乡》,乐曲伴随跬步的笔意游荡在思念的深处,思念的激流扬起乡愁的诗人和他的诗歌,内心有过河水一样的婉转与温柔,仿佛我身上的热血在沸腾。人到中年方知灶台边的母亲,端坐在灶台前心事重重地生火做饭,为那柴米油盐酱醋茶。袅袅炊烟,熏老了母亲的容颜。母亲心中的画是素菜瓜果,洗衣台是她的日记本,写着一年四季生活的日记。母亲一份安祥的姿态,有一种自信和骄傲像春天般的风景。炊烟渐去渐远,微风惦念炊烟里的缠绵,多少次关于母亲的故事只是一张簿簿的纸,酝藏着鲜活的生活气息,母亲温暖的嘱咐镀上了我皮肤的光泽。

  而今,母亲已离我远去,只留下让我思念,思念她只能在我的脑海中涌现。生前朴实无华的母亲连一张照片也不留。我们都以为母亲会长寿,却没想到她的生命突然被病魔夺走。朴实的她平时都不让我们做儿女的花费一点小钱,结果连一张她的照片也没有。母亲一生贫寒、坎坷,她固守着那四壁生辉的家,守着我们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她希望贫瘠的土地,长出茁壮的庄稼;她也希望她的孩子们近在身边却走遍天涯。母亲的青丝被网成一团银色的故事,记忆深处抑或尚有炊烟的幽香,温馨每一个平淡的日子。风尘日渐漂白母亲的头发,把梦想插于发簪两旁的红花。

  在我的梦境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的血液始终在我的身上保持着河流的本质,涤荡着灵魂的潮汐。岁月如脉如流,在她脸上曲折环绕,她在我的梦境里悄悄不语,呈现一个平凡女性最崇高的透明度,而有一生中最美好的品德,此刻深入我的灵魂。那是我的母亲,母亲的微笑在鱼尾纹中荡漾,一幅精美的画,一部蕴含哲理的书,她的品德放射出永久的光芒。

  人间四月天,莺飞草长,百花齐放。母亲綄沙的最好季节,季节里撒花的天女漫舞在四月当空。目睹母亲綄纱的舞姿穿梭在蜂蝶、蜻蜓之间,微风牵引纱线阵阵飘起余香。阳光的仪仗驶过天庭,纱线回旋在阳光下,在美丽的春光里,在那姹紫嫣红芬芳漫野的大地,母亲的舞姿被春色围困。轻柔的微风抚慰着纱线,颤动在母亲的笑脸,柔情的春风卷起或强或弱的颤音。母亲的智慧是那长长的纱线饕餮于秀色,成了花前的痴人。时光转瞬即逝,那留在乡间的綄纱记录都已经模糊,构成母亲漫漫人生的印记,高尚、纯洁、明净。每当我回到故乡,在故乡那条盘道上,我都会捡到当年母亲綄纱的舞姿和那长长的影子。我手捧影子洗去粉尘,依然可见斑驳的纹路,母亲綄纱的舞姿在我笔下变成了化石,保留有当年的传神风貌。那年那月回到故乡,因为是眼前的情景,捡起许多童年的回忆,目览晌午蜂蝶的舞姿勾起往日留下的痕迹,在记忆的长河里向我倾述曾经的故事……

  故乡的地理位置处在高山盆地,要走出大山外才能看世界,必须经过一条幽深而狭长的山谷。不变的是那条山谷,总是静静地横亘在那山下。母亲喜欢听从外面回来的人讲外面的事,睁开一双好奇的眼睛听大家叙述外面的精彩。母亲书读不多,可知道的事不少,四周的高山挡不住她视野。彩色的风吹黄母亲的脸,那沟壑中我读出岁月的沧桑与沉重;读出对儿女永恒的牵挂与深沉的母爱;读出生命的质感与顽强。母亲和家乡一样终年被云雾萦绕,炊烟香熏。母亲的手是日子与血汗凝成的茧,粗糙且沉重。然而,是这双手拉扯我成人,为我们遮挡风雨,为我编织梦想与前程。母亲的剪纸是穿过心灵的符号,穿越了半个世纪,母亲用针线穿透了岁月,缝纫着一篡故事,绣花针里绣出一个个美丽的花朵,每一图画都在启发我幼小的心灵和童年的梦。油灯下的母亲,她的笑容辉映在剪纸的图案里,红纸映红了她的双脥,手中的小剪刀穿越岁月的酸甜苦辣柴米油盐。母亲剪去灯下纷纷碎片,剪去忧愁的岁月,剪去苦难中不再留恋的往事。她心手合一,针线串成一页又一页的日记,光影辉映。我静静地看着,夜色油灯下的母亲更加慈祥、朴素、端庄。母亲的针线穿透我幼小的心灵,用针线缝纫的书包,缝进了我真实的梦,针线里系着母亲寄予的美好期望,她用长长的线穿行在我今天的每一页日记。是母亲用青春的针线系连到天边,把我缝成了读书郎。漂泊黑夜,攀登高山,飘过远方,走进人生一个美好的回忆。母亲的形象耸立在心头,像一座光明的灯塔,永远照亮我航程。“世界上有一种最美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但丁),回家的路上我捡起母亲的嘱托,群山挟持下的乡村有她当年留下的脚印,从容、淡定、宁静。许多年了,我把思念带到远方,带到天边,思念成了岁月的船舶随我飘扬。    读着俄国诗人涅克拉索夫《母亲》,捧起沉重的心,母亲在这种爱里,只有付出,没有保留;只有关怀,没有嫉妒,无时无刻,铭心刻骨。母亲是地道的山村女人,是清晨第一个推开山门打破黎明的人,是用炊烟捻亮太阳的人,母亲是岁月里的一盏明灯,她担负着最多的痛苦,背负着压力咽下许多泪,她以爱和温暖,以慈悲、善良、微笑面对人生,笑对着我们!在岁月的长河中,母亲既是民族的象征,也是爱的象征。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母亲是人类心灵的工程师,她的生命是散文是诗魂。“ 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亲”(高尔基)。母亲是条河,河水之美,美似诗歌。河洋河,河水清澈入底,就如母亲明亮的眼睛。河水哗哗声声不息,就像母亲的叮咛,水中倒影聚集母亲的倩影。河洋长河像情感的脐带绵延着我们的生命,因为有河洋水的回忆,才不会有空虚和飘渺。母亲的笑脸是扶手,我依靠她洗尽尘埃慰藉乡愁。诗人洛夫:“母亲卑微如青苔,庄严如晨曦,柔如江南水声,坚如千年的寒玉,举目时她是皓皓明月;垂首时她是茫茫大地。”月光下母亲讲自己的故事,她十六岁那年,迎亲队伍的鞭炮,锣鼓声和动听的民乐陪伴她踏进花轿。那端庄的花轿把美丽的母亲抬进了黄家大院,从此母亲就成了黄家的人。母亲出生在河洋古镇中房村,她习惯的称中房村的老名字“半透店”。外公经营的食杂店就在半透店,他是一位食杂艺人,从事豆腐作坊,兼营麦芽糖等手工艺,以商农持家。小时候,母亲常常带着我去外婆的家,温暖的大手牵着我的小手,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来往在幸福的时光里。我特别喜欢外婆,印象中的外婆,她个子不高,天然卷曲的秀发夹杂着银丝,有小洋婆之美,说起话来轻声细语,无微不至,母爱如天,待人特别的亲切。我喜欢外婆家的一片小竹林,夜幕下那小竹林阵阵雀跃然起,那是鸟乐归巢,笑语连天,是母子团圆的喜悦时光。小竹林里欢笑的鸟语声声催人入眠,伴我度过留宿的每一个夜晚。外婆家紧邻铸锅厂,当地人称锅炉下。每当夜色来临,围墙内便传来“呯呯”作响,老柴油发电机那响声在梦幻中游荡,墙缝隙有一道侧光刹入老屋,与外婆家的那盏煤油灯媲美,成了一道奇特的风景线。听着窗外的机器声夹杂着鸟语,这种感觉在许多人的童年里回旋。外婆家的院子里绿得很,翠绿的园地挂满了长长短短的豆夹。挂满了蓝色花朵的扁豆,蓝色的花朵夹杂在春天的伊甸园,那小园一株株黄花菜的喇叭花也竟相绽放。有人喜欢在外婆的小园里学写字、学唱歌、学浇水、学会了玩泥巴。在阳光下,在那弥天漫舞的蜂蝶群中,鸟语间有他写的日记。阳光、蓝天、泥土、蓝色的扁豆花夹杂着雀跃声,给了许多神奇般的童趣。童年即逝,蓝色的扁豆花开满在诗歌里,扁扁的挤压在了相思的册子,折成了我的日记。外婆家的小园地,留有母亲那年年轻时穿着蓝布青花裙子的身影,清风吹起母亲的身影像孔雀般挥撒在芳香的空中旋开地华丽。光谱卷入裙边,枕着图案,枕着母亲的花季。那年那日的春天,我卧在春天的那一片沃土,童真的呐喊和回声落进了土地,印下泥土和绿叶的永恒,印着阳光下母亲的背影。

  鸟语如歌声打开黎明,我被来自大自然的声音催醒,催醒一个童趣的早晨。那时,一起床我便溜进了小竹林,在竹林里寻找昨夜的声音,鸟声随风而去,留下片片落叶,活跃的小鸟早已飞向蓝天,只有三三两两夹杂着笑声。微风徐徐,吹拂着片片枯叶,推开嫩绿的小竹向我们招手致意,破土的苦笋向着我们微笑。清风吹拂远处飘来泥土的方香,带来许多柔情。竹林下我玩的特别起劲,林外传递着母亲的高喊,那又是她唤起我归程。每一次都是在玩得即兴时,被慈祥的呼唤牵手,小小竹林让我恋恋不舍。多少次竹林下不归,画着梦的图案,写着童趣;多少次在竹林下筑起沙丘,多少次回眸,多少次在沙丘里隐藏着我童年的梦。微风在小竹林里奏出美妙的音符,沙丘的边缘我画了大大小小的图案,画了我的梦想。

  长大后对小竹林也渐渐地淡去,外婆也一年比一年老了,母亲去看望外婆也不领上我了,还把我锁在了屋里。记的有一次,被关的心里实在是委屈,动起了坏主意,把母亲日夜捏成的鞋绳当作蜘蛛网,网来满屋的快乐,把那一扎子的绳子打成了千千结,结的部分用剪刀给剪成了无数段。这个夜里,母亲用竹片抽得我痛肤彻骨,抽成了今天笔下的日记。母亲的鞭策给予了我人生法与理的课题,打开了尊重、爱护、诚信、朴实的大门,给予人生每个脚步磨练的意志,编辑在我幸福生活的日记里。故乡,袅袅炊烟里,炊烟呛得母亲双眼盈泪,熏黑了母亲的脸庞,熏得母亲的双眸不再清澈明亮。岁月褪尽母亲青春的容颜,风雪的刀痕镌刻了母亲额头的辙印。是岁月的风霜,还是炊烟熏染,染白了她的双鬓。母亲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经不起秋天的翻阅。1985年母亲驾鹤西归,与世长辞。唐陈去疾诗《西上辞母坟》“高盖山头日影微,黄昏独立宿禽稀。林间滴酒空垂泪,不见丁宁嘱早归。”无情的岁月夺走了我亲爱的母亲。恨时光不能回转,留下深深的伤痛,她的慈祥悠扬在我心中的每一个角落。

  转眼间已是四十多个春秋。时过境迁,外婆家的那小竹林不见了,往日的童真里只留下我心中的那沙丘和图案,印在我的回忆中。那是梦想,那是愿景,那图案是我的人生密码,一个儿时的符号,这种符号让我上下而求索。我放飞理想,放飞中国汉字水墨图腾的图案和符号,失散在乡村的上空。念旧的心在寻找曾经的鸟语,当年小竹林里那欢乐的鸟语声,已经随着我的理想一起飞翔,飞翔在自由的蓝天!

  故乡和母亲是我人生旅途中美丽的乡愁,那儿有我最美好回忆,那回忆是漫无天际,那儿有我血肉相连的情感,用思念的语言无法表达,那儿承载着缠绵相依的眷恋,春来冬去就是夜色灯火里悠久的思念。

  故乡和母亲,是我每日的太阳,风风雨雨一生中,天涯何处问去处?因为有你在梦中,什么苦也敢吃,什么路也敢冲。黄昏里真像母亲在叫着我,怀念彼时故乡真切,生生息息只为了那一份嘱托。过去你在春天里松了我的手,走过一个人的成熟。回忆侵我心扉,举起酒杯饮进千百醉,宿命里有你血脉相连,笔尖流动着你的血,饮尽千百梦……

  天空的月儿又圆又亮,勾起我思念泪满腔,归乡的路途越来越长。每当月亮挂天上,微风拥抱我心房,多少次,多少次禁不住抬头望。明月回望,心情回首在故乡的路上。岁月的沃土,故乡是种在心田的种子,在风雨的旅程里生根发芽,在流年的枝头傲然盛开。人生,若经历过大起大落,才更真切明白心中于故乡的不舍和珍惜。余生步步脚印重走故乡,把思念汇聚成音符,把梦想筑成方块字,画成水墨情歌,那是多么的美丽啊!故乡不是在模糊的记忆里,一个模糊的记忆,不只是寂寥的思念,她是亲情的灵魂,是生命的根源。故乡正是我们笔下诗歌的灵魂,总在我们最思念的时候,回响在梦中。想家的时候饮尽凄凉,惆怅悠悠唱响,童年的记忆岁月里晃晃悠悠,成了这一辈子的珍爱,回忆成了厚厚的青苔。故乡的往事,我心依然眷恋,仰望飘扬白云,是暖我心的故乡,有剪不断的情和难舍的缘,有真诚的爱。家园是我记忆与诗性的时空,是漂泊人的思念,一份深长的嘱托。她牵着我的心,那里有叙述不完的故事,有古老的传奇。故乡,满天星光,悠扬的白云;故乡,河洋的水犹如悠扬的二胡声,紧紧依偎着母语,诉说着它的胸怀。

  当初离开你,背影远离视线,我爱随影飘荡,随风飘到异乡,飘扬着回忆,拉住岁月的袖,一种乡愁的温柔。告别故乡这是我一生最难做出的决定,重记记忆里留给你一封信,不怨你,这是我的决定,岂止一句话就说得清。万水千山不忘来时路,报答你是我唯一的倾诉,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最美故乡路!

  (作者黄鑫)

  ★注:本文荣获“罗源县首届<杜鹃花杯>县树县花文学作品二等奖”,原载《海峡品牌》《罗源湾文学》,《中国作家网》等

上一篇: 七律·丽园春心

下一篇: 耀祥中学赋

标签

暂无标签

朗诵

添加朗读音频链接后,文章标题后可显示播放按钮。

评论[0条]

更多>
内容 作者 时间
  • 注:评论长度最大为100个字符 匿名